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进刚】七つの日・第1日

「这里是人物说话的内容」

[这里是人物想法的内容]

【这里是人物看到的内容】


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ー


1.


「喂喂,你好,请问是泊さん吗?」

「嗯,是我。怎么啦霧子?」

「额……说起来很不好意思,其实是有个忙想要拜托泊さん帮一下……」

「哦?说吧,霧子的忙,我很乐意帮的哦。」

「非常感谢!是这样的,我家弟弟,啊名字叫做詩島剛来着,今年19岁,他本来一直在美国念书。今天下午忽然就收到他发来的定时讯息说今晚飞机就到日本了。可是你也知道的,我出差要一个多礼拜啊。就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能不能拜托你帮忙照顾一下我家弟弟。我的公寓因为昨天匆匆忙忙赶飞机出门也没来得及收拾,所以住所的问题可能也得劳烦你费心了。忽然提出无理的要求真的非常的不好意思,但是眼下只有泊さん你可以拜托了……」

「喂喂我说霧子,別那么客气好吗。你可是帮我顶了出差的人啊,说起来这也算我是欠你的。这点小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住宿的话那么忽然,今晚就只能先委屈他到我那儿挤挤了。这样吧,你把他的联系方式和照片,还有机场和飞机班次都发给我,我今晚去接机。不过你可能要提前和他说一声,不然他以为我是坏人就不好了。」

「好的!非常感谢!我马上发到你的邮箱。那个,我家弟弟可能会比较调皮,虽然没什么坏心思但是会比较不听话。所以先给你道歉!如果他有什么不对请一定要提出来,拜托了!」

「好啦好啦霧子。你就安心出差吧。你现在应该也够忙的,毕竟这次跟的是刚复任的面瘫上司。你家弟弟就交给我啦。剛君,对吧?剛君,就由我来照顾吧。」

「谢谢!那么,再见泊さん,最后再次向你表达谢意。」

「再见。」


七分钟后,進ノ介收到了一封只有一张照片和一串电话号码的邮件。照片上的男生站在草地上,耀眼的笑容衬着被阳光渲染成浅棕色的微翘发尾,和周日下午小区公园里嬉笑打闹的小孩子的神情一模一样。


[霧子居然会发这么没有章法的邮件,看来她也是忙得够呛的了。好吧,具体时间不知道,虽说霧子应该会把我的电话发过去的了,但我还是再发一次比较好。]

【你好,我是泊進ノ介。是詩島剛,剛君对吧?是这样的,是你的姐姐詩島霧子要我和你联系的,她应该有和你提到过的。她现在在出差的缘故可能不太方便接待你,所以拜托了我,看到讯息请联系我,谢谢。】

【讯息发送成功】


[现在还没到六点,听霧子的描述应该要今晚九点左右吧。先回公寓收拾一下好了。]進ノ介走在路上,一边盘算着,一边不由自主地再次打开那张相片细看。[我说詩島家的基因也太好了吧,这小孩一看在学校里就是万人迷型的。] 

暗搓搓地叹息一番后猛然发觉自己居然在感慨这些,带着些许挫败又走了几步,進ノ介收好手机,抬头任凭即将消褪的灰蓝空色映入眼底,[真不知道是败给詩島家还是败给我自己。]


2.


然而那个应该是—夜间,机场,自己身着干净的居家服,对方怕生而礼貌—的初见,却演变成了—傍晚,家门口,自己带着领带上番茄酱的邋遢,对方背靠着墙撩下一边耳机道一声「欢迎回家」—这样奇怪但莫名温馨的情景。


而这个除了样貌以外和预想完全不同的大男孩,此时此刻就坐在自己旁边,一边往口里塞薯片,一边津津有味地盯着播放着恐怖片的影碟机。

理由是什么来着?

「一直都好想试试在客厅的电视机上看恐怖片啊。我姐才不会陪我她害怕这个。」虽说是建议的口吻,男孩却是轻车熟路地往影碟机里塞着光盘。

他从冰箱里拿两罐甜牛乳,「啪、啪」两声后走到沙发的右侧坐下,将左手的那罐冰饮递给和自己一样盯着屏幕的男孩时,不小心贴上了对方的颈窝,引起男孩小小的一声抽气。

「抱…」「没关系。」進ノ介易拉罐都已到了嘴边,却因为被提前回答—好吧,被打断—的道歉而瞟了一眼身边人。他发誓自己连脸的朝向都还没来得及变,而只是眼珠子转向了对方,男孩却就像知道他会吃惊一样转过脸来,露出了和照片里一样灿烂得像个小太阳一样的笑容,接过冰饮后极其自然地往進ノ介嘴边的易拉罐轻碰了一下示意友好,「只是想着那种小事实在不需要抱歉而已~」

進ノ介愣了一下,随即哑笑了一声,[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够不讲究的。]

吞下冰甜的液体的时候他又在脑中补充了一句,[不过不讨人厌就是了。]


无聊的情节铺垫最适合闲聊,毕竟服饰繁重的女主人和家庭医生的谈话一点营养都没有。進ノ介喝完半罐牛乳,终于回想起了刚才中断的话题,「你没试过一个人在家吗?自己放不就好了。」

男孩往嘴里塞一把薯片,狠狠地靠在沙发椅上,「我姐不让我放,她说晦气……」

「哦?我还以为你是怕呢。」進ノ介玩味地笑着,[毕竟男孩子还是很要面子的。]

男孩一脸-我又不是小女生-地看着他,「怕什么,我映画制作可是全A pass的。只是恐怖片什么的,肯定是两个人一起才好看的啦。」

紧接着男孩就像发现了有趣的事情一样勾起嘴角,「该不会是你怕吧?」

進ノ介还没来得及反驳,就听到男孩生怕他会拒绝一样,用少年独有的清朗嗓音连珠炮般念叨着「那就当是你给我的见面礼啦,怎么样?不行的话再加上帮你打扫的回报?这样就很合理了吧,你可别用我姐那样的封建理由来说不行哦。」

然后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又干净利落地甩下一句「那么就这么说定啦!」,搞得像他已经答应了一样。

不过他也没想过要拒绝就是了。


结果这部「古堡秘传」除了让两人喝掉半打甜牛乳,吃掉6包不同口味的薯片以外,似乎和普通的肥皂剧没什么两样。

啊,不对,并没有哪部八点半剧场会一直放送到凌晨一点。


「终于播完了,满足了吧?应该差不多该睡了,都…」進ノ介打着哈欠回应屏幕中死去的女主人浑身血浆的特写长镜头,顺手看了一眼壁钟,而似乎后者更加具有让進ノ介惊呼的能力,「一点了!!!」

「怕什么明天你休假啊。就是知道这个才拉着你看的。」男孩伸手将桌上的最后一个薯片袋塞入垃圾桶,回头一脸-安心了吧?-望着将近崩溃的上班族。

虽然男孩讨要夸奖一样的闪闪发光的眼神可爱得让他真的很想夸奖他一番,然而考虑到自身情况,進ノ介只能无可奈何地告诉考虑周到然而并不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的男孩,「但是我要替你姐代半天的班啊。8点钟的早班。」

男孩愣了一下,似乎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眼睛里的星辰都黯淡下去。

[糟糕,我是不是太凶了?这事并不是他的错毕竟他已经是考虑的很周到的了。但是我这么说好像就有在抱怨他意思了啊。我这样会不会让这孩子觉得很受伤啊。啊,不要那样落寞好不好,眼睛里的星星快点闪烁起来好不好。進ノ介啊進ノ介你就算是在公司也不过是偷懒而已,为什么那么冲动说这样的话呢人家还只是一个孩子啊。诶诶诶快点说点什么来安慰一下人家啊,你真是个糟糕的大人。]

「啊,抱歉,剛,并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然而糟糕的他最后也只能一脸尴尬地道歉而已。[糟糕透了!]


「我知道的哟。」男孩继续收拾乱糟糟的桌面,脸上挂着让人安心的笑,「那作为陪看电影的追加回报,明早的早餐也交给我怎么样?」



3.

十几分钟后,两人按照看电影之前讨论的那样,進ノ介睡在床上,而剛则是睡在卧室里临时搭建起来的软榻上。


因为住在公园和学校附近,空气很清新也不会有什么恼人的喧哗。進ノ介习惯开窗,卧室的窗户对着一棵栎树,夜晚传进来的除了夹杂着不知名鸟鸣的风声,还有月亮浅浅的光华。

「说起来,你觉得今晚的电影怎么样?」其实進ノ介知道这片子很糟糕,情节老套手法幼稚,连他这种业余的都能看出来,更别说这个摄影专业的优等生了。是的,他依旧记得明天的早班。只是,他就是想和男孩说说话。毕竟这样的光景无比适合睡前的闲聊,就像蘑菇形的暖色夜灯适合小红帽的睡前童话一样。


「电影很糟糕。」

果然。毕竟是招待人的一方,听到客人这样的回答未免会有些小失望。

「不过今晚太棒了。」大概是因为躺在床上,男孩的话带着些许慵懒。

「哦?」進ノ介将身体侧向男孩。


「虽然我专修的是摄影,映画制作我也是很擅长的。所以我除了看剧情取长的片子以外,感受不到恐怖片啊,或者特效片的优点。在我看来,他们就都是我的可控范围而已。我甚至可以知道这里用了什么渲染,或者血浆的调配方式还有各种优缺点。其实今晚缠着你,是怀着-说不定和别人一起看就可以体会到恐怖片的感觉了-这样的念头的。」可能是因为在暴露自己最真实的想法,男孩的声音越来越轻,仿佛可以和月华融为一体。


「然后呢?」

「然后发现,糟糕的片子无论怎么看都是糟糕的。我啊,可能一旦懂得这些知识,就都不会体会到和普通人一样的电影乐趣。」虽然内容有些遗憾,但男孩却是带着轻松的口吻。

「额…」進ノ介想说些安慰的话,但只是再次觉得自己嘴笨。

「所以真的是谢谢你啊,陪着我让我懂得了那些。既然做不了体会乐趣的人,那我就去做制造乐趣的人吧。我敢保证,詩島剛出品的电影,一定很卖座。」

「哦?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等着给你贡献票房了哦。詩島导演~」

「别别别。我只是举了这么一个例子而已。我可不想被这样的一句话困住。我要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谁都还不知道呢。」男孩的话融化在愈发黯淡的月华里。


似乎忽然意识到了自己对才刚认识一个晚上的人讲得太多,男孩轻吼了一句「睡啦!不是还有早班吗。晚安。」

「晚安。」進ノ介回道,在树叶和夜雾气味的夜色中闭上眼睛。


今夜的月光,真是绮丽啊。


4.


早上起来的时候,進ノ介是奔溃的。先不说叫他起床的铃音居然是周日早上放送的某个利用汽车战斗的假面骑士的变身音效让他差点以为今天就是熊孩子大闹公园的周日,也不说他发现起床比平时晚了半小时,重点是,他发现,自己应该是抱着昨晚才见面的大男孩睡了一晚。

抱着。

[我会不会被当成有特殊癖好的叔叔啊。我该怎么面对霧子啊。诶不对啊我什么都没做我也什么都没想着要去做啊。我的天哪才刚认识就和人家睡了这不太好吧他还是个在读大学的孩子啊。虽然两张床靠得很近但我平时可是完全没有把什么捞过来和我一起睡的习惯的啊。我该怎么解释啊,啊我根本就什么都没做吧!但是现在的小孩子思想都挺开放的他会不会真的就以为我是个变态啊我真的不是啊…]進ノ介想拒绝起床,这样他就可以把这当成是一个梦了。


然而。

「早上好。」男孩在他手臂上躺着,眼睛都还没有睁开,但声音已经充满了元气,还有一丝小得意。

「嗯...早上好。」他讪讪地回了一句。

「早餐在桌上,热牛乳和红豆吐司。西装在浴室架子上。领带在公文包里,公文包在玄关。还有25分钟计程车就会到楼下。你没时间赖床了。」

[!]進ノ介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刷牙洗脸穿衣吃早餐下楼上车,等他反应过来人已经坐在车里,还有15分钟到公司,还有30分钟上班。


[这小子可以啊。真不愧是霧子的弟弟,能把一切都安排得那么好。诶等等,他什么时候起床的啊那。诶再等等,我睡了他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事情,進ノ介从公文包里扯出领带,放弃思考般胡乱戴上。


[等等,我为什么会有粉红色的领带啊!]

评论(5)
热度(22)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