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Drive】久琉间中学004

 •校园AU
•全员欢乐向
•全章节请点#久琉间中学#tag


000|人设
001|白日梦
002|转校生
003|座位表

004|姐&弟 

———————————————————

詩島霧子 
 
开学已经蛮长一段时间了,一切都很正常。当然毕竟是毕业班,课业会很重,即使我们只是D班。 
但是,和D班的大家在一起,多好啊。 
虽然,進ノ介君还是时不时会偷懒,但是比起刚刚转到班里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振作了很多,真令人开心啊。当初库里姆老师拜托我要看着他的时候,还让他做班长的时候,真的是很不服呢,毕竟看起来只是个颓废的家伙而已。只是慢慢地相处下来,终于是渐渐发现为什么库里姆老师会那么看重他了。但愿重新振作起来的進ノ介君可以一直努力下去吧。 
不过说到進ノ介君,平时和剛讲到他的时候,我都将计就计说「你的進兄さん」,但有次一时没在意就说了「進ノ介君」,剛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这小子,之前叫人家做進兄さん的时候我已经够呛的了。我可是他姐啊,忽然叫这么一个人做哥,我的天啊这臭小子是生怕我不传绯闻吗!!!!!我们两个又是前后桌,库里姆老师也特地叮嘱了我要看着他什么的…………哎,不过進ノ介君呢,也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啊。虽然有时候很迟钝,但是关键时刻都总能派上点用处。他做班长,做得是真的不错啊。 
哎,要是剛这臭小子知道我对進ノ介君是这样的看法,估计他可能直接就喊姐夫了,真不敢想象。这个臭小子啊,真的想不明白,在美国念书念得好好的,怎么就说要回来呢?居然还是回来念书的,还要是毕业班,真是的,仗着自己年轻还有脑子灵活就随便自己做决定吗。 
 
其实我也知道他想回来陪我,但是啊,剛,你可是弟弟啊,作为姐姐的我是怎么样也可以照顾自己的,最起码不需要你还特地分心来照顾我。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毕业班的课业内容再聪明的人也会吃力的,更别说你还老是嚷嚷着要帮我补习了。加上你习惯了美国自由的教育模式和体系,忽然转到国内相对规整的课程安排,其实你也很不好受的吧? 
我能感觉到的,最近一段日子,特别是听说R班那边又来了一个新同学后,你很敏感,很急切,恨不得一直跟在我身边,其实我也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我的感情是吧?因为R班的新同学,就是我前男友对吧? 
剛,好好听我说好不好,是是是当初我真的因为他忽然就忘了我这件事很接受不能,毕竟他一直以来就像我的保护神一样,忽然就消失了,而且,还去了大家都说风气很不好的R班。但是啊但是啊,他的心里,一定是好的啊,就算失忆,那可是他的本能啊。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也是受到他的影响,才那么坚定地想要好好学习。虽然之前他刚刚失忆的时候我曾经做了一些很幼稚的事情,让你觉得他会伤害我,但是啊但是啊,剛,多希望你能明白啊。 
你真是个,让人放心不下的孩子呢。多聪明也好,体能多好也好,進ノ介君都和我说了,你在宿舍里,那股学习的劲头吓坏了人,挑灯夜读什么的,为了多看会书不好好吃饭什么的。该不该拜托進ノ介君照顾一下你呢?哎,你要是知道了肯定会说烦的。你啊,这个年纪最多的就是叛逆心理了。算了,难得见你那么亲近一个兄长,就让你们自己相处好了。所以,好好照顾自己好不好?我和你说的时候,你也是嬉笑着就搪塞掉了。哎…… 
 
好吧我大概知道剛为什么会说我像个老婆子一样了,想着想着剛的事情居然就过去了大半节课,要是写成信的话肯定是唠唠叨叨的唠唠叨叨的,这小子会说太长不看的。 
哎,希望剛可以冷静一点,多点和班里的人玩耍玩耍。例如说小究啊,两个人都小孩子一样,应该会有很多话题。至于玲奈姐,哎,也和我说过剛的刨根问底式的提问有点可怕呢。真是抱歉呢。 
真希望我能做一个宠坏弟弟的姐姐,而不是一个要弟弟照顾的老姐。 
 
啊对了,希望他在R班,一切顺利。 
 
——————————————————— 
詩島剛 
 
老姐真的是太幼稚了。为什么那么相信外人都不相信我啊。R班的那个chase,明明就是个耽误了老姐的混蛋而已。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老是和我说在R班的人是可以做朋友的啊。老姐也好,進兄さん也好。 
他们都不懂吗?为什么学校几乎都不承认这个班?为什么别的班的人见到R班的人都会躲?为什么从开学到现在闹事的,记大过的全是R班?在那样一个集体里,能有值得做朋友的吗? 
反正我绝对不允许,再也没有人可以耽误我姐。 
 
老姐肯定是对那个失忆混蛋念念不忘,真是的,那种面瘫一样的家伙有什么好的?哪里比得上進兄さん。虽然進兄さん老是仪容不整西服领带都松松垮垮,吃奶糖像吸毒一样上瘾,拿到汽车杂志就两眼发光什么都忘记,可以省下一个月的早饭钱去买汽车模型,除了在课室绝对不学习,整个人都懒懒散散的,看起来要多不可靠有多不可靠。哎,進兄さん啊,大概也是受老姐所托吧,老是念我不要做这个不要做那个的,和老姐一个模样啰里八嗦的。咦,这么想起来進兄さん好像也没什么好的,但是不管怎样,绝对绝对要比那个混蛋好!不然,我也不会叫他進兄さん啊。能让我詩島剛叫兄さん的人,怎么会差。不过话说回来到底是为什么就这样叫他了呢?还真忘了,就记得那时这个称呼一下子就在脑子里蹦出来了。 
不过進兄さん最近念得最多的是要我放松一点多找人玩玩?好吧国内的课程真的和美国很不一样,但我还是应付得过来的,我回来是为了帮老姐度过毕业考,怎么可以放松呢。还有就是不要对R班意见太大什么的,其实我知道他是指什么。 
 
真奇怪啊,一个两个都是R班派的。進兄さん和老姐都不知道干什么了老是替那个混蛋说话。小究也是,最近和R班一个家伙走得好近,好像是说喜欢同一部动画片什么的,连進兄さん都在看真是奇了怪了。班里真的没有人能理解我吗?老现虽然对R班那群家伙没有進兄さん他们那样,但也只是埋头读书而已。至于玲奈姐,一些问题总是和我说考试不考这么深记住就可以了,要是我自己的话当然可以,但是问题是,我要教我姐的啊。 
其实库里姆老师也和我谈过,说我太急躁了,这样学习太激进了。但是我一定要学会才行的啊,这样才能帮到姐姐啊。不然我不就白回来了吗。 
 
一定要,变得更强才可以。 



 
——————————————————— 
碎碎念 
· 总算是 明白自己想些啥开始写主题内容了 
· 其实就是本篇里一些记忆比较深刻的内容的校园版,不过因为我比较蠢所以是蜜汁时间线 
· 每次都用不同人的视角,所以叙述的侧重点都不同 
· 发现自己真的不会写长篇TwT

评论
热度(12)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