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进刚】精神分裂

说起来也奇怪,在旁听一名精神分裂罪人的审问,并且亲眼看着一个人的两个人格出现之后,進ノ介似乎也出现了两个自我的梦境。
「你是谁?」
「我是你啊。」
「什么?」
「是啊,我就是你啊。泊進ノ介。」

「听着,确实有点像是精神分裂啊。」
「连腰带先生你都这么说啊。」
奇怪的是,明明听起来是略严重的精神疾病,進ノ介却着实是松了一口气。
精神分裂的话,大概就说明自己并没有面对怎样的迷惑,而只是这一个身体里,恰好不小心居住着两个灵魂吧。
喂喂,难道是率性的Wild和理智的Technic交替使用产生的副作用?
不过,就现在来看,这两个灵魂相处的很好,战斗的时候十分地有条不紊,也并没有黑暗与光明之分,甚至自己喜欢的奶糖,领带,车,这些爱好都没有发生过变化。
除了。

除了詩島剛。
除了以「不想给姐姐负担」为由,二话不说就住到自己家里的詩島剛。
除了「進兄さん」「進兄さん」这样喊着自己的詩島剛。
天知道为什么進ノ介会把自己的第二个人格命名为「進兄さん」。
天知道,進ノ介自己也知道。
那个名为「進兄さん」的人格,好像喜欢着詩島剛。恋人那样的喜欢。
并且是在進ノ介这个人格觉得自己应该是对霧子抱有好感的这种情况下。虽然霧子现在和chase已经宣布恋情,但是詩島剛可是進ノ介以为自己喜欢着的人的弟弟啊。
所以除了精神分裂,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進ノ介试着去了解一下進兄さん。
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当然是剛出现之后啦。说实话,剛一开始那样称呼自己,绝对是把自己当成未来姐夫的,進ノ介自己也能感觉到。这家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姐控,一切以霧子为中心。

姐控认识他的原因就是因为姐姐。「你可是我老姐的搭档诶。不仔细调查你一番我怎么放心?」刚认识时,詩島剛蹲在Pit的铁架台上俯视被翻了老底的他,随后一个后空翻下地,一脸的意气风发。
所以,这是起始?不对不对,那时他还没有称呼自己为進兄さん,而那时候的自己,也就觉得这家伙是个体能强得太可怕,以及态度实在太欠扁的弟弟而已。对,虽然很奇怪,但真的觉得是可爱的弟弟,举着大人们绝对没有耐心组装起来的积木,奶声奶气地嚷嚷着自己超级厉害的那种可爱。

可爱的弟弟喊他進兄さん的原因也是因为姐姐。那天在Pit里,霧子很气愤地知道自己的弟弟居然是仮面ライダー,这家伙一副我心已决的模样,却也一言不发。腰带先生被霧子爆炸式且无逻辑的质问轰炸得无言以对。而当自己上前去拉住霧子企图让局面平和下来时,这小子居然趣味盎然地说,自己和霧子很合适,并且应该就是从那时开始,唤醒了那个名为「進兄さん」的人格。
那个神采飞扬的少年闪烁着眼睛里的星星戏谑道「那么以后,就叫你進兄さん了。」
记得自己那时被这么一说了以后是很迅速地松开了手并且开始否认。作为進ノ介很清楚,霧子是很漂亮的美女没有错,自己也对她有一定的好感,但在自己在面对她的时候,却完全没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忽然说自己和她是一对就有些读书时候男女生之间多讲句话都被传绯闻的感觉。那么進兄さん呢,是因为不想被误会?那样子迫不及待的撇清,难道不是有点像在否认绯闻吗?所以,那个以后会慢慢爱上詩島剛的進兄さん,是从那时开始,就出现了的啊?

眼睛里有星星的少年和他同居的原因还是因为姐姐。「白痴,你知道我之前去老姐的公寓看到的场景有多可怕吗。她跟我住一起她会折腾死自己以及折腾死我的。」少年将背包随手扔到椅子上,然后大大咧咧地霸占了整张沙发,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那么以后就多多指教了。進~兄~さん~」
進兄さん拒绝不了,以致于進ノ介「你怎么不自己租个公寓」都没说出口。好吧進ノ介知道即使问了也没有用,这家伙大概会说麻烦或者要替姐姐看着他之类的。好像只要是少年决定的事,他就反驳不了。進ノ介想这家伙真是聪明。但也许進兄さん同时还想摸摸剛的头。「我说進兄さん这种哄小孩一样的摸头是怎么回事啊!」被揉了头发的人吼了一声。天知道進ノ介是怎么鬼使神差地就把手伸到小太阳的头上去的。
天知道,進兄さん也知道。不过等等虽然想想也觉得很合适但是把剛叫做小太阳不会很羞耻吗?進兄さん说哪有比進兄さん这个称呼更羞耻的啊?進ノ介想,大概是每个人都会渐渐变成自己喜欢的人的样子吧,不然自己怎么就辩论不过進兄さん呢。

小太阳总是对他说「好喜欢你啊」,例如说他被迫同意通宵陪玩电动的时候,例如说他带了烧烤味的薯片或者家庭装的雪糕回家的时候,例如说他同意把电视调到卡通频道的时候……总的来说,小太阳说喜欢你像在说谢谢和太好了一样,但这丝毫不影响進兄さん的痴汉模式On。進ノ介说你要不要每次听到那家伙说「不喜欢你了」就答应那些乱七八糟的请求,那句的意思不就是「我在耍赖」而已吗。進兄さん说不你错了,他其实在撒娇啊,他也很喜欢我才会对我撒娇的吧。

爱撒娇的家伙其实意外的成熟。進ノ介每次感叹这一点的时候都能听到進兄さん的叹息。是是是詩島剛聪明机智活力四射,没心没肺得像偷跑出伊甸园的小太阳,但是進ノ介至今不明白小太阳心里到底藏着些什么。他瞥见过詩島剛阴沉的脸,在嬉笑完搪塞姐姐的担心后的瞬间,進ノ介在疑惑,進兄さん在担忧。
進兄さん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也是在经历了小太阳令人心疼的成熟之后。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夜,但冥冥中他就是睡不着。一直半迷糊着眯眼休息的他忽然就听到身旁的人呼吸越来越越重,然后带着哭腔喊出一句「来不及了的啊…」
平日里嘻嘻哈哈放荡不羁的家伙,却从梦中哭喊着醒过来,到底在心里藏了些什么东西啊。夜很安静,進ノ介听到了詩島剛意识到自己发生了什么之后声音戛然而止的那一瞬,也听到了水珠滴落枕头的声响。于是進ノ介明了,詩島剛接受不了安慰和拥抱,他习惯自己承受低落。
可是第二天往日里神采飞扬的人儿就病了,虽然病也病得不像生病,自动自觉吃药后一脸啥事都没地打电子游戏,除了额头上的退热贴和大夏天睡午觉时的棉被。「睡出一身汗就没事的了。」打完游戏后詩島剛这样说着便开始睡觉。
進ノ介想,这家伙是多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啊。進兄さん想,你干嘛要这么懂事,你才19岁啊,面对病痛时能不能手足无措一点就像被宠坏了的孩子一样呢?
事实证明没被宠坏的孩子的方法是很有效的。午睡的时候小家伙面色终于像个病人了,暴雨前闷热的天气以及厚实的棉被让詩島剛全身发红发烫发汗,白皙的皮肤在不健康的潮红映衬下显得苍白。進兄さん拿来温毛巾给小家伙擦汗,全身反反复复地擦了五六回,等那场雨终于下了下来,小家伙的身体状况也似乎终于平稳下来,進兄さん也终于能再次感受到進ノ介的存在。

進ノ介说你要不要告诉他你帮他擦汗的事啊。進兄さん说,不了,就让他觉得自己就是这么好起来的就好了。等到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小家伙终于醒了,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后感觉应该是病好了,心满意足地感叹一番自己的身体就是好。「剛,你醒啦,饿了吧。厨房里熬了小米粥,我给你煮热吧。」進ノ介说着就放下手中的报纸走向厨房。不习惯被照顾的人楞了一下才哦了一声,只习惯照顾自己的人已经走进厨房了。

「進兄さん你好慢啊真的不用我来帮你吗~」進ノ介听到坐在餐桌旁等东西吃的詩島剛这样喊道,然而進兄さん听到小太阳一脸的笑意。

 

進ノ介怀疑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

進兄さん恋爱了。

准确来说是暗恋。

对象是詩島剛。

進ノ介把关于進兄さん和剛的事情问过不同的人,含蓄地询问过腰带先生,假装苦恼的粉丝在网络上匿名问过小究,不动声色地问过恋爱中依然保有智商chase和恋爱中已经失去智商的霧子,所有人的答案一致得可怕。

進兄さん恋爱了。

准确来说是暗恋。

对象是詩島剛。

進ノ介认了。

 

体内另一个人格恋爱之后存在感就越来越强,大概是无论是谁都会因为爱与被爱而想要存在吧。越来越多的,等到進ノ介意识过来,進兄さん已经做了许多進ノ介认为不正常的举动。例如说战斗的时候无论如何也想要护着喜欢冒险的家伙。例如说平日里无事做往往会想要见到他。例如说某一天对视以后就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例如说晚上越来越习惯或者说越来越喜欢搂着怕黑的家伙睡觉。例如说会因为他不回家睡觉而失眠。例如说走在路上想到这家伙往日的举动和话语就会想笑。例如说例如说例如说,例如说感染到進ノ介都变懒了,觉得在一旁看着進兄さん就好。

 

这么看来泊進ノ介的两个人格真的相处得很好,只是时不时会小小地讨论一下,完全没有影响到日常生活,甚至说效率要更高一些。某日提前完成工作的泊進ノ介忽然地就想起那起精神分裂的案子,好奇心驱使之下他找到了负责的同事询问,对方说

「已经判刑了。故意杀人罪。精神分裂只是他妄图逃罪用的借口。哦对了那天你在现场看到的也只是犯人的表演而已。那么轻易地就展现出第二人格其实很不科学。

真正的精神分裂者,是会极力隐藏起来的。

 


「糟糕,」泊進ノ介想,「我恋爱了。」


 

 ----------------------------------------------------------------------------

 


 · 脑洞来自于之前看的犯罪小说,不过关于精神分裂的这个算是心理学的小知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当它是一个梗好了。

 · 没有想到写着写着就写成小甜饼了,真的是写着写着就觉得应该来这一句然后就可以结尾的了,真是一种蜜汁快感。

 · 欸这对真的很萌的真的不来吃#进刚#吗?

评论(2)
热度(30)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