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
是某个要求打码的大大先动的手

大概有OOC,都是我的锅。
同人嘛,最紧要系开心。


—————————————————



進ノ介希望时间快一些,他快要被这满屋子的尴尬压迫得喘不过气,同时又希望时间慢一些,毕竟这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和他喜欢的少年相处了。
但是这份感情,不能再压在心底了,怎样都好应该了断。能遇见剛,把这份感情传递给他,对進ノ介来说,已经是很大的幸运了。

……
蝉鸣,夏日。
四月会不会只是你的谎言?
但没办法啊,你说的话,我除了相信还能怎么样。
……

等等,刚才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好像看到有个白色的身影走近,踮了一下脚,然后下唇处就感到了软软的温热?
剛亲了我?!?!?!?!?!
他同意了!?!?!?!?!?
我在做梦?!?!?!?!?!
等進ノ介从脑内咆哮中反应过来,白衣服的男孩子已经退回到了最初位置,被琉璃窗稀释之后七彩的光不偏不倚地投射在白皙的颈脖上,好看得让人无法思考。進ノ介刚刚就是被这样的一幕迷惑着,就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少年低着头,手收在身后,身体有些僵硬地直挺着,像刚刚递出了表白信的初中生。
進ノ介抬起眼来,深深的喘了一口气,「真拿你没办法」地笑着,大步走向看不清表情的剛,一手环着他的腰,一手将毛绒绒的脑袋按进自己的颈窝。

讲道理,作为一个血气方刚有正常生理需求的男人,在表白成功之后,还要孤男寡男共处一室,这样「表白——被亲——抱抱——」流程的下一步,到底是什么好呢。
嗯,不知道。或者说,那样不太好吧,毕竟对方才刚刚成年对吧。
这TM的就有点尴尬了。

怀中的家伙嘴唇不怀好意地在自己的喉结处蠕动,痉挛的感觉从被亲吻的地方蔓延到四肢,大脑更是直被神经末梢争相开放带来的快感直接劈得放弃思考。
もう、考えるはやめた。
進ノ介低下头,一口含住剛红得发烫的耳垂。
在感到多动症儿童的忽然停顿后,一向被喊作兄长的人却开始思考,男人和男人之间,该怎么用肢体表达爱意来着?

管他呢,先把衣服脱了再说。

评论(1)
热度(18)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