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泰幸】

给@浮白引满 的生贺。
写手精分试炼03之 甜文,以“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结尾




泰迪with幸太郎



——————————————————————

「泰迪。」
「嗯?」
「我啊,真的很开心,有你作为我的异魔神。」幸太郎的声音很轻,刚刚足够在这个只有星星的夜晚被听到。
「啊...啊,这样啊。能让你有这样的感觉,我也很开心呢。」泰迪稍稍愣了一下,随即掩盖不住欣喜,语调里都带了几分愉悦。
「什么嘛,那么冷淡。」幸太郎小小地抱怨了一句。

房间里安静了一下。一小下。

「泰迪泰迪,再给我讲个故事好不好?」
「嗯?好啊~从前有一只熊...」
「唔,我不要听你在别的地方看来的故事。我要听只有我们知道的故事。」
「嗯,我知道的。

从前有一只熊,他住在大森林里。大森林里全都是和他一样的,等着做任务的动物。有的动物完成了任务就被送了回来,有的动物再也回不来了。但那对熊来说都没什么影响,森林里从来不缺动物。
开始时,他也只是像森林里别的动物一样,打扫草坪,收集蜂蜜。后来,熊被派去帮助一个小男孩。
熊开始还以为小男孩只是别的森林里的动物,一起来送小动物回家而已。后来熊就慢慢地习惯了帮小男孩烤甜点,收拾屋子,哦,还有在小男孩要撞树的时候拉小男孩一下。
小男孩是最可爱的那种小男孩,最喜欢的人是假面骑士,自己也在很努力地长大,变强大。
熊和小男孩一起,送了很多小动物回家,认识了一只桃子一只乌龟另一只熊,还有一只龙和一只鸟,把天空中盖住夏日大三角的乌云赶跑,虽然吵过架但最终还是和好了,以及在公主的幽灵城堡里把爷爷接回家。
虽然小男孩长高了很多,但是在熊看来,永远还是那个要熊拉一把的快要撞树的小男孩。而且小男孩只有在吃熊做的饭才能吃下三碗,也只有熊能讲出小男孩睡觉要听的故事。
虽然熊和小男孩在一起以后要担心的事要多很多,例如小男孩怎么就学了另一个小男孩不吃香菇呢?为此熊特地向保父请教了伪装香菇的100种方法。但是看着小男孩一天天长大,熊觉得很开心。能够一直在小男孩身边,熊真的已经很满足了。

幸太郎,我呢,真的很开心能成为你的异魔神。和你签订契约,是我经历的所有的美好的起点。

晚安。」

灯灭了,像以往无数个互道晚安的夜晚,幸太郎安静地躺在床上。被睫毛剪碎的灯光投影在白皙的脸庞上,像跌落雪地的星子。
泰迪弯下腰,最后一次给幸太郎拉好被子,最后一次晚安吻。
泰迪感到身子开始慢慢失去知觉,有很重要的东西在慢慢的流逝。异魔神没有生命,那就应该是被称为存在的东西吧。
作为派遣异魔神,泰迪的存在独立于幸太郎的记忆,并不需要随着幸太郎记忆的消失而消失。幸太郎是这样认知的。
但泰迪选择了同在。

作为特异点,受到时间旅行的影响,外貌将会永远停留在初变身的年龄段,除非放弃了和异魔神的契约,放弃了pass和假面骑士的身份,放弃了时间旅行,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之中。像良太郎一样。
或者说,像幸太郎一样,保留着少年的模样,一直在时间中除去不安分的因素。但是会损耗生命,就像是把所有的生命力都用来维持New Den-O的强大一样。所以幸太郎的死亡也像是异魔神的消失一样,化成时间缝隙里的白砂。

星光也灭了。
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野上幸太郎,也再也没有人见过名为泰迪的派遣异魔神。
这很正常,因为那之后他们再也没见过彼此。

                                

评论
热度(20)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