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进刚】

16.06.15修改

-----------------------------------------------------------------------------

Another Story

 

老好人记得初见时的少年,那是那个年纪的孩子可以有的最耀眼的模样——思维敏捷,想法独到,乖戾张扬,特立独行。

老好人那时以为这样出世的少年不会和自己这种墨守成规安居乐业的家伙有任何交集。

 

然而是该喜欢上的人的话,终究还是会喜欢上的。

只是从相遇开始,和少年呆在一起就会让老好人觉得很舒服。

所以当初少年提出要借宿时,老好人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

只是在地板上睡了两天睡袋以后少年的孩子气就开始暴露了。

睡觉会暴露一个人的本性。一起睡觉会改变两个人的关系。

少年从来不是乖巧的孩子(哦除了在亲姐身边),喜欢到处跑,喜欢四处看风景,喜欢玩捉弄人的小把戏,喜欢,调戏他。

 

所以当少年不再咄咄逼人时老好人就慌了。

两个人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一样,彼此吸引互相靠近,在命中注定的地方相交。

然后就错开了。

老好人毕竟是老好人,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只能记起自己答应了要好好的面对这份感情,也说过少年就由他来保护这样的话。

但是少年说

你是老好人当习惯了吧。

 

老好人想,真不愧是少年,对于什么事情都那么明朗。

 

 ----------------------------------------------------------------------------


The Story

 

老好人做了三十多年的老好人,对得起天地良心父母乡亲,不愧对国家人民社会百姓,也应了无牵挂,坦坦荡荡。
却惟独亏欠了一个十九岁的少年。

老好人记得初见时的少年,那是那个年纪的孩子可以有的最耀眼的模样——思维敏捷,想法独到,乖戾张扬,特立独行。

老好人那时以为这样出世的少年不会和自己这种墨守成规安居乐业的家伙有任何交集。

事实上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老好人也不会在那么多个没有星星的夜晚跑到天台上,点一支烟,然后就看着那点光被风吹亮,然后又黯淡下去。再重复,直到烟都变成灰,直到天亮。
老好人并不难受,也不心酸。只是少年离开以后的这些年来,夜深了睡不着不知道该干什么的时候,脑子里一个小人说不如到天台上去吧,另一个小人说好啊,老好人自己也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仅此而已。

然而是该喜欢上的人的话,终究还是会喜欢上的。
渐渐老好人发现少年并不是盲目的自大,恰恰相反地一举一动都会经过严谨的思考。只是少年的想法往往很大胆,而少年不需要也不屑于向任何人解释。
少年无父无母,虽然有个姐姐,整理家务烧饭煮食的日常工作却是少年一手包揽。作为弟弟的少年乖巧且有主见,温柔而坚定。
老好人觉得少年的意气风发有点像自己年轻一些的时候,只是少年要更加地大胆和固执。打着游戏机的少年听到这个的时候翻一个白眼「这叫勇气和执着!」。老好人伸一只手抚平少年刚刚炸开的毛,另一只手熟练地拿一颗牛奶糖塞自己嘴中,含糊不清地附和「是~是~」
老好人享受总是元气满满的少年带来的激情和活力,欣赏少年敢爱敢恨雷厉风行的决绝,也很宠溺少年鲜为人知的格外幼稚的一面——晚上睡觉要开灯的寝癖,病了自己一个人窝着的倔强,想要变强大来保护姐姐的单纯。

以上无法构成一向迟钝的老好人辨别清楚自己对少年的情感的依据。
所以在那个下雨的下午,少年终于踩上了他临时搬过去住的宿舍,对着刻意关上的门嘶吼了一番。
「为什么要回避自己的感情,你是喜欢我的吧?」
「那么我也喜欢你的话,为什么要躲开呢?」
「连自己的心意都没有办法遵循,你怎么可以这么懦弱!」
门的那侧老好人听得清清楚楚,少年一如既往的思路清晰。是啊,少年一向都那么直接,把所有事情看得那么透彻。
你看,少年那么聪明。

少年自己的感情,老好人的感情,少年都明白得清清楚楚,并且承认得坦坦荡荡
迷糊的,一直是老好人。

老好人不知道。
少年对于自己来说,是朋友独立自律的弟弟,是一起并肩作战的伙伴,还是只是少年本身。那些感觉,是兄长对后辈的照顾,是同伴间的互相扶持,还是什么?


只是从相遇开始,和少年呆在一起就会让老好人觉得很舒服。
所以当初少年提出要借宿时,老好人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
一起住以后老好人才感叹单身狗和小年轻的区别。这个总是穿着白色外套的小伙子很喜欢干净很喜欢整理,那天回家以后老好人都要怀疑自己走错了门,少年却很淡定地趴在沙发上打游戏机,一副只是随手把垃圾扔掉的模样,头也不抬地道一句「欢迎回家」。这个小伙子还会做饭不对是极会做饭,第一顿饭的时候老好人知道少年是要炫耀,但还是忍不住对着美味的饭菜臣服。后来少年做饭也就成了习惯,就像切一个苹果一起吃一样自然。
你看,少年那么美好。

只是在地板上睡了两天睡袋以后少年的孩子气就开始暴露了。

这小子怕黑哈哈哈!虽然两个人睡一张床好像不太好,但其实也没什么不对的嘛。
老好人因此发现少年喷嚏以后的尾音就像是猫被挠下巴时的喵呜,发现少年打哈欠时眼角处积聚的小水珠闪闪发光,发现少年不自觉撒娇的时候眼睛里有星星。
你看,少年那么可爱。

睡觉会暴露一个人的本性。一起睡觉会改变两个人的关系。
少年手脚冰冷于是老好人下意识地会把睡暖的那一边让给少年。少年横七竖八的睡姿却让老好人越来越喜欢被趴着的感觉。
宿命也好,造化也罢。该发生点什么的两个人总该发生点什么。
有个休息的午后从午觉中醒来,老好人发现少年今天不是八爪鱼而是树袋熊,少年的脸贴着他的背,少年的手环着她的腰。不像之前地随性,而是紧密相贴。如果思想能通过肌肤接触来传递,那么从少年的身体传来的灼热意味着什么呢?
老好人能感觉到少年的鼻息有些不稳,热乎乎地粘在自己的薄衣上。「该不会是发烧了吧」这样担心着的老好人一转身,额头贴上额头,眼睛对上眼睛。
烫,然后老好人看到一片水母的海。

老好人一直都觉得少年的眼睛很好看,像蓝色的海,海里的水母会很安静地发出点点荧光。而今天的水母像是癫狂了一样,带着猩红的气息。和欲望。和诱惑。
谁也说不清楚是谁先靠近,两人的唇就那样贴合在一起。少年湿润的舌轻轻勾勒他干燥的唇缝,然后微咬住他的下唇吮吸两下,之后又把软舌伸进他的口腔里不安分地游动。毫无章法,却足以让他着魔。
老好人尝试着活动一下自己的舌头,却刚好和少年的撞在一起。两人都像是触电一般收回舌,贴着的唇却没有要分开的迹象。
少年不知所措地蠕动了一下唇,老好人湿漉漉的舌就缠了过去,本能含住少年的舌后又舔又吮,温吞却愈发贪婪地摄取少年的津液。
「不行,还不够,还要更多。」——老好人难得会有的掠夺念头在少年急于呼吸的本能挣扎下被放弃。少年匆忙捕获空气的喉咙滚动出一声类似满足的音调,微张的嘴角不知是谁的津液溢着光。
那片海在沸腾。
少年也是。

少年从来不是乖巧的孩子(哦除了在亲姐身边),喜欢到处跑,喜欢四处看风景,喜欢玩捉弄人的小把戏,喜欢,调戏他。
例如说,少年从来不正正经经地喊他,而是有一个他每次听都觉得,嗯,很羞耻的称呼。偏偏少年一口一个叫得可起劲了,他也只好接受。好吧他其实很开心地接受,因为那个称呼代表着少年对他的依赖和认可。虽然外人看来老好人只是被调戏的一方。
所以现在,是自己在被调戏吗?
还是说,少年是认真的?
无论哪样,总之不妙。
于是老好人翻滚下床,匆忙道歉,破门而出,迅雷掩耳,躲进员工宿舍。老好人知道自己这样很怂,但不然呢?
老好人知道刚刚自己不是刚刚睡醒犯迷糊,不是一时冲动小蝌蚪上脑,不是顺水推舟被动犯错。老好人一下子明白了自己对少年的感情,似乎可以归类。
恋人。
吗?
骗人的吧。
怎么可能。
大家都是男人啊。
老好人当然没有偏见,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一个男孩子产生奇妙的感情,天知道他连对女孩子都很少。对方还要是一个少年,一个他觉得再怎么长大也还是会有趣得令人惊叹的少年。
一个他喜欢的少年。

所以当少年不再咄咄逼人时老好人就慌了。会骂人说明少年还是锋芒毕露的少年,安静下来的才揪心。
他想起他见过少年低迷的时候,那时候他就想,少年该有多么坚强,才能选择把所有的热血和开朗在人前消耗殆尽,然后以令人心疼的模样独自熬过长夜。
老好人想着怎么样也好他不要少年难受,打开门却见到少年坐在墙角头埋在膝盖里。他走过去抱住少年,想要给他抚慰。却听到少年说
「对不起,我知道这很难。但这份感情,我们一起去面对好不好?」少年声音里有哽咽的气息,但少年说出的话怎么听都是在安慰他。
你看,少年那么懂事。


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以后老好人才知道少年真的比他年轻一点的时候要担负得多很多。耻辱,罪名,责任,守护。少年甚至从一开始就不介意要为此献祭出自己的一切。青春,生活,生命,从那个嘻嘻哈哈着闯进老好人生活的一开始。
怎么看得出来?
老好人是最传统的那种老好人,当然生命中也有重大的挫折,但他注定最后要凭借着伙伴们的信任和支持,还有自己的执着和信仰,一步一步地成长为一副成熟的模样。
所以老好人怎么能理解少年?之后发生了更多错综复杂的变故的时候,老好人怎么能像同居的时候一样,去无所顾忌地照顾少年?

老好人说「好」。
但生活也没有什么的大的变化。老好人甚至会怀疑那是不是自己的幻觉,因为实在搞不清楚自己的感情而衍生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梦境。直到他们两个人打打闹闹轻松愉快的生活中出现了别的人,别的事。少年变得暴躁不安,某天忽然地就消失了。然后某天又回来,还是那个勇往直前的少年,性情却沉稳了很多。
少年消失的那段日子里发生了很多对于老好人来说很重要的事。那么少年身上,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

两个人就像两条相交的直线一样,彼此吸引互相靠近,在命中注定的地方相交。

然后就错开了。
他们都错过了对方生命的转折点,他们模糊不清的恋情只是双方人生中平缓的那一段里的锦上添花,那些惊心动魄的时刻里,最重要的位置上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对方。
会错过的事情,终究还是会错过。
就这样吧。

老好人还是不清楚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但是少年却很明显地在日益疏远。

还是会吵吵闹闹,还是会互相支持,但不一样。那么那些已然发生的事情,那些接触或随意或亲密,那些话语是承诺还是斗嘴,那些因为少年而有的甜蜜的烦恼和挠人的担心,又算是什么呢。
老好人毕竟是老好人,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只能记起自己答应了要好好的面对这份感情,也说过少年就由他来保护这样的话。
做出了承诺,就要负责。

但是少年说
你是老好人当习惯了吧。哪有什么负责不负责的。明明不是那种关系却说着要承担,那才是不负责任吧。
而且啊,即使是我们住在一起的时候,你也并不明确不是吗?只是那样觉得挺好的于是也没有深究而已吧。
我的话,现在可是清清楚楚的哦。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觉得你只是个耿直到死的老好人而已,后来慢慢的就真的是成了兄长那样的存在,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很强。
一起住的那段日子里真的是承蒙关照了。那时候的事情,也算是一段奇奇怪怪的感情吧,不知道你是怎么感觉的呢。
不过现在啊,还是觉得作为并肩作战的伙伴,还有「兄长」这样的关系比较适合。
再说了,你不是有更加需要照顾的人吗。
所以别想什么乱七八糟的负责不负责了。哎呀在感情方面你还真的是十足的白痴啊。负责并不是困在以往的话语里委曲求全,而是让双方都明确自己真正的想法。这样子说你明白吗?
别婆婆妈妈的了,去做你真正想做的事好不好?
对自己的心都没有办法负责的人,说要去对别人负责不觉得很可笑吗?」

老好人想,真不愧是少年,对于什么事情都那么明朗。
少年想,果然是老好人啊。说什么他都信。

评论(3)
热度(25)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