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进刚】梦


无脑产物·脱剧情·傻白甜








詩島剛意识到了自己在梦中也是在睡觉,梦里有软绵绵得刚刚好的床,凉丝丝得刚刚好的空气和暖乎乎得刚刚好的被褥。然后有个人将头靠在了自己的耳边。
詩島剛惺忪着睁开眼,刚刚好对上了一双温柔的眸。认真起来格外正经的男人此刻正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但是看起来很开心。

大概是梦的原因吧,詩島剛一点思绪都没有,就这样自然而然地伸出手去,将手心贴在進ノ介的脸上,带着从梦的梦里出来的慵懒,半睁着眼软软地唤了一声「進兄さん~」,闭着眼痴痴地笑了几下后,就又回到了梦的梦里去。


詩島剛意识到自己醒来了,只是因为是很舒服的房间—虽然很明确不是自己的,但是意外地好闻和蹭起来很舒服—的原因,所以还不愿意起来。

闭着眼睛思考着怎么会有那么幸福的感觉,詩島剛猝不胜防地听到「蹭够没。」这样的、带着牛奶糖的甜味的问话,就像是偷摘樱桃被捉个正着的小孩一样,「嗖」一声就绷直了身子。

在忽然明白到那是進ノ介的床以及声音以后,詩島剛开始忐忑那声乖巧得吓人的「進兄さん」不会是真的喊出来了吧。
不过应该没有因为進ノ介此刻并没有被吓倒的反应。
但那些意义不明的舒服出来的哼哼唧唧估计是被听了个一清二楚了—想到这儿詩島剛有种要当机了的感觉。

也许是见一向捣蛋的詩島剛这时像个哑巴一样没有动静,進ノ介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会吓到—正在小感冒的、很调皮但是其实很有礼貌的、会担心弄皱别人床铺的—小孩子了,毕竟詩島剛的心思细腻他是能感受到的,于是伸出手去轻轻捋顺他额前的发,柔声安慰着说「大丈夫、剛。」





感觉到气势上完全被压制,詩島剛略不爽地觉得,是该说点什么来扳回局面了,于是轻笑迫问道「進兄さん是在把我当小孩哄吗?」。
「嘛你不就是小孩子吗。你看身体还那么差什么的…」说着進ノ介双手握住剛的双肩,似乎在示意剛「单薄的身子骨」。
当机边缘的詩島剛决定,是该做点什么来扳回局面了。

秉着「让对方不知所措你就赢了」的奇怪理念,詩島剛顺着進ノ介手臂的方向抓住肩膀微一用力,嘴唇就准确地找到了嘴唇的位置,舌头也顺利地找到了甜甜的小东西。

進ノ介听到了「chu~」的一声—是的他很确定自己听到了那个波浪线,听到了剛炫耀着说「小孩子最喜欢就是抢糖吃了進~兄~さん~」,然后就意识到了自己嘴里的牛奶糖没了。




進ノ介想,我已经放弃思考了。
詩島剛,今天也是Mach地调戏成功了哟~
*・゜゚・*:.。..。.:*・'(*゚▽゚*)'・*:.。. .。.:*・゜゚・*



                 15.07.16
              

评论(2)
热度(21)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