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桃良】牙疼与布丁

    Milk Dipper-向都是苦咖啡的菜单上多了一道名为乇乇的鸡蛋布丁,美女店长的解释是“因为弟弟忽然就喜欢上了布丁了,虽然说名字好像有点没有品味是很有趣不是吗?”
    而在熟客们的眼里,那个总是很倒霉的美女店长的弟弟,几乎是每天下午都会一身伤的回来,然后在美女店长一番温柔的嘘寒问暖以后,拿上一份布丁自己一个人默默的低头吃着,似乎还能看到不知为何就勾起的伤痕累累的嘴角。
    最有趣的就是那样的笑又会牵扯伤口。于是安静纤弱的少年总是疼得嘶嘶地吸气,但又止不住笑意。
    “姐姐,家里有牙疼药吗唔…”这天少年忽然捂住左脸颊口齿含糊地问道。
    “欸?我找找…”
    “真是的小良,布丁吃太多啦,之前也不知道你那么喜欢吃的啊。再怎喜欢吃也要注意身体的啊。真让人没法放心啊…”美女店长一边碎碎念一边翻箱倒柜。
  “嗯唔,谢谢姐姐…”
    滞留在店里时间比较长的顾客可以看到,少年在似乎不再受到牙疼困扰以后继续去吃完那个布丁。
    “真像我喝爱理小姐的咖啡一样拼命啊,难道是良太郎是因为谁才这样的吗?”似乎和美女店长很熟的记者这样调侃到。
    “嗯,是很重要的朋友。”少年羞涩地低
头笑道。
    “难道说是喜欢的人吗?”记者似乎很喜欢和少年套近乎。
    “不~不是啦哎呀,又疼了唔…”少年又牙疼了。
    “良太郎,尾崎大哥和你说,喜欢别人呢,就像牙疼一样,所以别瞒我啦~尾崎大哥能理解的~”记者笑得有些不知所以然。
    而一旁的少年似乎已经失神,不知道他是否又想起了那个和布丁有关的朋友,是否这位朋友真的带给他和牙疼一样的无法自拔的感觉,然后没有血色的唇又跨越的牙疼的痛楚,不自觉的向上弯出弧度。

2014 08 29

评论(3)
热度(42)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