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进刚】蓝眼睛和海岸

·剧情向
·伪告白


虽然是依旧暑气蒸腾的夏日,依旧是布置简单的单身汉公寓,但仅仅是在冷硬的漆木办公桌上趴着小憩,就舒服掉了進ノ介两个小时的时间。
所幸是周末中午时分,难得的悠闲时光——无论是警察局的日常事务,还是Roimuld和特状课,都恰到好处地为進ノ介腾出了一个午觉的时间。

当進ノ介舒适地苦恼着「继续趴着还是站起来」时,手机的震动替進ノ介作出了选择。

「请到海边来。」
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后,進ノ介站起身来,出门。

—话说回来是为什么一看到那样的短讯风格,自己就可以那么确定,代表很多地方的「海边」,就是自己走向的这个地方?
—那小子真的不怕我不知道「海边」指的是哪里吗,就那么相信我?
—怎么急得连衣服也没有换呢?算了算了,被那小子笑几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了。
然而進ノ介并不知道,在路人眼中,此时自己是一副穿着T恤沙滩裤,一边踢踩着拖鞋,一边傻笑的有趣模样。

胡思乱想着就到了「海边」,進ノ介这才好好地看见了周围的景象,闭眼前还闪光耀眼的夏天,闭眼后就变成了厚重的墨色雨云,空气压抑着不安的水汽,海风却将一切不适都带走,皮肤上只剩下咸味的磨砂质感,粗糙但踏实。

大概是要下雨了吧,人们都纷纷往岸上的咖啡厅和果汁店跑。
会碰见的。——然而这样想着的進ノ介不紧不慢地沿着海浪的边界散步。

「進兄さんー」
果不其然,这样元气满满的呼唤包裹在一团海风里,干净利落地袭来,令人猝不胜防,又惊喜不已。
—很久,没有听到这个人这样的声调了。
進ノ介望向声音的方向,然后看到了詩島剛用力地朝自己挥着手。因为大半个人都浸在海浪里,彩虹一样鲜艳的衣服都变成了服帖的颜色,凸显出那张笑脸是那么的熠熠生辉。
—很久,没有见到这个人这样的笑颜了。

「おいーーーー」
進ノ介并不知道要说什么,但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应对方。

「一直——以来——」
「非常——感谢——」
大声的呼喊似乎非常地耗力气,一向体力惊人的少年将这简单的一句话喊出精疲力尽的感觉。

「はーーいーーー」進ノ介想,对方也许并不需要自己说什么,只需要让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就可以了。

「姐姐也——谢谢照顾——!」
「はーーいーーー」
「真的——很谢谢——!」
「はーーいーーー」

很和谐的安静,然后就只剩下海浪的呼吸声。

進ノ介看着似乎永远不会累的詩島剛终于是像个正常人一样,半弯着腰,撑着膝盖低着头,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
—也该是累了,无论是刚刚吼的,还是之前的一段日子,他该是累了。虽然是体能怪霧子的弟弟,另一个体能怪剛,但是该是累了。
剛真的应该累了,因为進ノ介就只是看着这样的剛,只是知道这一段时间的剛是在做着些什么,都感觉到了很深的一阵心疼。

「剛,」
两个人的距离不知不觉之中已经缩短到了不需要喊话的距离。
「不讨厌我吗?」
「没有很好的明白你的心情,」
「因为和父亲有关,没能很好地照顾霧子。」
「让你一个人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也没能——」

天知道進ノ介是有多庆幸,在自己哽咽着要落泪的时刻詩島剛又跑开到了要喊话的距离。
天知道詩島剛有多庆幸,认真地讲着道歉的话的進ノ介没有注意到自己是怎样红了眼眶地跑开。

「進ー兄ーさんーーー」

「就像大海一样——」
「无论晴天——」
「还是下雨——」
「一直都——」
「很喜欢——」

「所以——」
「无论是——」
「泊進ノ介ーー」
「还是——」
「進~兄~さんーー」

「全部都——」
「太—好—了——!」

在听这段乱七八糟的话的时候,在看着少年站在海浪之中奋力喊话的时候,進ノ介忽然明白为什么傍晚是暗色系的了。

因为那些荧蓝色的水波和天光,此刻全都在詩島剛的眼底肆意摇晃。


                2015.06.13
              

评论(5)
热度(12)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