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电王】渡过

  一.

  古老的欧式木门被推开,进入店里的除了夏日下午异常灿烂的阳光还有阿良一如既往的瘦弱身影。


  「我回来啦。」阿良喊道,略显疲惫。

  「小良欢迎回来~今天的面试怎么样?」爱理姐温柔地问道。

  「…不怎么样。和老板谈话的时候把茶倒衣服上了。」阿良轻微的不好意思道。

  「还真的挺糟糕的昵。茶渍不早点处理会留印子的。六君帮一下忙可以吗?我现在走不太开昵。」正在煮咖啡豆的爱理姐的关注点好像不太正确,不对,爱理姐的关注点一向都不太正确。

  「好…」正在擦桌子的我放下手中的抹布,尾随着步伐有些不稳的阿良进入内屋。


  好吧,看来除了把茶倒到身上,估计回来的路上还摔得不轻。

  这个男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活得稍微正常一些?


  「那个,六君,衣服我自己脱给你就可以了。你出去一下。」阿良忽然提出要求。

  我一把掀开阿良的T恤,果然,左腰侧白皙的皮肤处好几道暗紫色中,又多了一道新的擦痕,不过这次还好,只是擦破了皮,没有见血,只是特别长,一直延伸到松松垮垮的牛仔裤包住的右臀。

  「回来的时候,稍微被破掉的铁丝网勾了一下,没关系的。六君把衣服处理一下吧,不用担心。」阿良故作轻松的说道。

  我拿着阿良的衣服走到一旁,一边用洗衣液在干衣上揉搓,一边思考人生。


  我是谁?阿六,15岁。

  我从哪儿来?森の中孤儿院。

  我在哪?Milk Dipper的洗衣间兼浴室。

  Milk Dipper是什么?我打工的咖啡店。

  阿良是谁?野上良太郎,Milk Dipper店长野上爱理的弟弟。


  好吧,一句话说不完。

  野上良太郎大概是我见过的最倒霉的人,倒霉到我觉得即使去掉“大概是我见过的”这个定语也毫不为过。

  这个男人今年31岁,一事无成。

  只是实在无法想明白的是,他为什么能够一直似乎没有受过挫折一样。

  事实上来说,这对姐弟的思想以及思维方式都是无法理解的,但是这两个人,莫名地活的舒适。


  「那个,六君,帮忙多拿一条裤子好吗?我不小心弄湿了。」阿良包裹在湿热水蒸气里的声音弱弱的隔着浴帘传出来。

  「好。」我轻轻的翻了个白眼,接着听到了阿良“啊”的轻呼声。似乎又有什么东西掉到水里去了。

  「那个,不好意思六君,内裤也要。」


  这样的运气能活到30岁,真是勇气可嘉。

2014.10.18


二.

  拖着地的时候,阿良从内屋里走了出来。


  洗完澡的阿良显得比平时气色要稍微好一些,可能是因为浴室的温度使他苍白瘦削的脸有些红润的原因。

  虽然已经31岁,但是阿良一直像是高中时期发育不良的青少年模样,刚开始到店里时也被这个人的外貌以及年龄的差异吓到,但是久了以后就发现,能活着真是个奇迹。

  爱理姐看起来也十分年轻,但是与阿良不同,爱理姐是因为美,阿良是因为霉。


  「姐姐,今晚的份量,是不是稍微多了一点啊?」阿良忽然有些哭笑不得地问道。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野上家的晚餐,真的被内容和份量吓到。知道那只是阿良一个人的晚餐时,更是为爱理姐的满满的爱而感动。

  「因为小良最近找工作很辛苦啊所以要吃多一些啊。今天也要全部吃掉哦。」一旁的爱理姐一边吃着蔬菜沙拉一边温柔的说道。

  「…嗯,好。谢谢姐姐。」阿良的口气里带着决心。

  我瞥了一眼,还真挺需要勇气的。


  这一瞥,我想我看到了天堂。


  因为是夏日,所以傍晚时分,店里还是亮堂堂的温暖着。

  而爱理姐和阿良并排坐着,面前的桌面堆满爱理姐精心准备的食物。虽然品种很夹杂,但是无一例外的都很健康,营养丰富。

  在野上家也待了不少时间了,说实话,我一直对野上姐弟的生活方式和态度都不知如何评价。

  阿良的事情已经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程度了。

  而爱理姐,十分美丽知性的女人,追求者不乏其数,但是爱理姐似乎从来不会动心。

  曾想过爱理姐是否在为某人守候,因为爱理姐最重视的东西是那些与咖啡无关的星星书籍以及店中央展台上的望远镜,但是爱理姐所坚守着的一切都似乎与人无关。

  只找得到星星的痕迹。


  他们的思维方向很奇怪,不担心金钱,不担心权利,不担心爱情。对于这对姐弟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似乎只是时间,于是只要是时间在运行着,他们就会过得很安稳。

  于是他们一直过得很好。很平淡。对于孤儿的我来说,挺羡慕的。


  「那个,爱理姐,我先回去了。」

  「啊,六君,不如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吃饭吧。小良他,看起来是需要点帮助的样子昵。」爱理姐笑着说。

  「是啊,姐姐今晚,真的做得太多了。」阿良也做埋怨状。

  「六君,我们一人一半吧。拜托了。」阿良扭头笑着向我说道。


  阿良静静地跪坐着,笑容很纤弱,洗完澡的他不再憔悴,干净而美好。

  爱理姐一如既往地倾城。

  野上家的人,真的,都很温柔。

  像天使。


  「啊!好痛。」阿良忽然口齿不清地喊了一句。

  「怎么了小良,咬到舌头了?真是太不小心了。」


  好吧我更正一下,爱理姐是天使是仙女都无可非议,但应该没有哪个天使会如此倒霉。

2014.10.11


三.

  「我吃完啦…」阿良放下碗筷,吃累趴下的感觉。

  「嘛,小良,剩那么多可不行。」爱理姐抱怨道。

  「好啦爱理姐。我们两个人都已经撑不下了。我也已经很饱了。谢谢爱理姐的款待,东西都好美昧啊~」说真的,肚子和心里,都满满的。

  「真的吗谢谢六君~以后也多点留在店里吃饭吧~」爱理姐很开心地回答。

  「那么时间不早了,我也应该回去了。」夏日灿烂的天空已经灰蓝,我也该回到我该去的地方了。

  「六君,那个,我送你吧。」门准备关上时,门缝里传出阿良急急忙忙的声音。

  「…」我按住了门。

  「就是,想要消化一下。」阿良抓了下头发,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道。

  「好啊,谢谢。」


  小巷里狭窄且昏暗,阿良推着自行车跟在我后面。


  「六君,你有没有想过,以后的事情啊?例如说,做什么,自己会变成怎么样的人,之类的。」阿良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嗯?阿良想说什么?」

  「没,没什么,随便问问。」阿良声音随着太阳的余烬黯淡下去。

  一切又陷入了安静之中,只剩下鞋子凹陷湿泥,以及自行车踏板不断撞击身体发出的声音。


  一分钟。

  一直没有听到阿良的声音。

  我停下了脚步,背后的声响也消失了。

  这个人,能不能再胆小一点。

  「真的不想说什么吗?」头也不回的,我问道。

  「真的,没什么…」阿良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异常。


  第二分钟的沉静。

  「我说你,有话要说的话为什么不说出来。」我尝试用比较平和语气开口。

  「因为,六君好像,不太想听我说话的样子。」阿良似乎在很努力的想要笑着说点什么使气氛不太尴尬。


  三分钟。

  「那是好像好吗。你总是一个人想所有的事情真的好吗。」

  「你都这么大个人了,还不懂得和别人相处吗?」

  「对别人也就算了,那么对爱理姐昵?什么都想自己解决,都想自己硬撑着,你能解决吗你撑得住吗?」

  「一直都自以为是地自己做决定,什么也不和别人说。」

  「你知道爱理姐有多担心你吗,你知道…别人有多担心你吗!」


  本来只是想随便说些什么,结果,我失控了。

  真是失礼的事情。

  我应该是,太多管闲事了。


  「抱歉。」

  「抱歉。」

  两人的声音在幽暗的小巷中同时响起,我才发现阿良似乎在轻笑着,却带着哭腔。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只是…」

  「没事没事,不用道歉,不关六君的事,只是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而已。他也,说过类似的话。请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很久之前的朋友吗?

  阿良的朋友吗?

  真是,有趣的事。

  脸上有轻悄悄的凉意,似乎飘雨了。


  「啊,下雨了。」阿良一如既往的大惊小怪到。

  「快,快去躲雨,别淋生病了。」阿良急急忙忙一边推着自行车一边催促着我。

  「啊…啊!」阿良标志性的惊呼声响起。

  不出所料,阿良被自己或者自行车绊倒,摔进了泥泞中。


  「那个,六君,能帮我一下吗,我鞋子卡进车轮里面了。我一个人,拔不出来。」阿良说。

  「和你一起,真是够倒霉的。」嘟囔着,我居然想笑,一定是因为下雨了的关系。


  只是忽然在想,阿良的那个朋友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昵?

2014.10.25


四.

  未深的夜。

  没人的街。

  不大的雨。


  「那个,六君,这样一直淋着雨不好吧。会生病的。」

  「好啦好啦你都说了一路了。生病什么的你完全不用担心就是啦。」

  「欸?为什么?」

  「因为我们已经全身湿透的在雨里走了好久了。这回啊,是铁定生病的啦。所以啊,不用担心啦~」

  「虽然这么说好像没错,但是,总觉得不太好一」

  「好了可以了。ああ...ち! 」

  「啊,感冒了!快快快跑!而且学校那边也会迟到的!」阿良的步伐急促起来。

  「喂,你推我去哪!现在我们不是回学校啊已经放假啦!」

  「啊,抱歉,总之快跑!」


  一番周折以后终于回到了孤儿院,阿良终于对了一次,淋完雨以后洗热水澡无与伦比的舒服。

  「阿良,你那时候到底是想说什么的啊?」

  「什么时候?」

  「就是说…在巷子里的时候没有说出来的话。还有为什么忽然要送我回来?」

  「这个嘛…」阿良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归于平静。

  「喂喂,说点什么吧。嘛,那我先回答你好了。


  「我可是,从来没有想过以后的啊。话说回来,能不能活到未来还不知道呢。

  能到达怎么样的未来,想成为怎么样的人的事其实,想起来怪没有意义的。

  只是想着,能这么活着,这么活下去,说不定某一天能忽然知道自己想要去做什么。

  现在既然能安静地过日子的话那就慢慢的让时间过去好了。

  到了未来该来到的那一天,命运自然而然就会降临的了吧。

  而且情况好像是,就算我想要去做什么,也丝毫没有办法改变任何。刚刚说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用来安慰自己的没有所说的。

  只是慢慢的就这么觉得,没有办法去做什么的去话,就接受一切好了。

  现在这样,挺好的。」


  「不,不是这样的。

  六君也看到的吧,我指的是我那么倒霉的事情。

  我像六君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有朋友觉得我碍手碍脚什么的,因为我好像只会给别人惹麻烦。

  只是我一直觉得,即使我很弱,运气也不好,还老是不听劝,但是,这不能成为我什么不做的理由。

  虽然到了最后,我好像没做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但是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觉得那样努力着的自己,挺厉害的。」


  「六君,我想说一ああああ!」

  这家伙,踩到自己刚刚滑倒地上的肥皂,然后头撞到澡堂的水管,想扶扶手保持平衡,结果把失修的水龙头扯下来了。

  「我说你就不能注意点吗」我无语地伸出手。

  「谢谢六君。」阿良很不好意思的拉着我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手肘破了。快点冲澡穿衣服出去擦药。」

  「…嗯…好」阿良嘟囔着回答了一句。


  刚刚阿良说了什么?

  不管了,处理这些伤口才是头等大事。

  虽然我知道不会有处理完的一天。

2014.10.26


五.

  「还不睡啊你。有那么好看吗?」做完今天的功课回到房间,发现阿良居然一个人看着无聊的综艺节目,津津有昧地。

  「等你一起吧。怕你回来我睡了的话你不好活动。」阿良目不转睛地盯着因为天线老化而略带雪花的电视机屏幕。

  「想太多了。好了别看了,睡觉吧。明早还要一大早到店里去昵,不然爱理姐肯定忙不过来的。」对于阿良的温柔,对野上家的温柔都是,无法习惯,也害怕习惯。

  「我睡上铺吧。」考虑到阿良爬到上铺去的话说不准会发生什么坠落事件。

  「嗯。麻烦六君了。」


  关了昏黄的灯,只是使窗口进来的星光更加璀璨了一些。

  晚上的风,真是凉啊~


  「あちい一」年久的铁床架放大了下铺传来的震动。

  我翻了个身。

  「あちい一」又一次。

  「你很冷吗?」我问道。

  「还行吧,因为六君拿了厚被子上去,所以…不过睡着了大概就没关系了。」因为很安静所以微弱的声线里不由自主的颤抖被放大。

  「柜子里面有棉被自己去拿。」

  然后传来一串悉悉簌簌的声音,然后是铁柜碰撞人类头骨的声音,然后是暗暗的叫痛声。

  「果然,暖和了好多啊~」铁架床终于平稳,床下似乎有一团十分温暖的气息。

  看来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啊。


  「六君。」

  「你。」

  「喜欢野上这个姓氏吗?」像点点滴滴星光的窃窃私语飘来。


  「你想说什么?」

  「啊!六君还没睡吗?真巧啊。」

  「那么巧的话,我想告诉六君一件事。」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啦只是-」

  「说重点好吗」我打断了阿良被识破般惊慌失措的絮语。

  「嗯。」


  「我想说。」

  「六君」

  「如果」

  「我希望对待六君」

  「像爸爸对待孩子一样的感觉」

  「六君会不会不喜欢啊?」

  「只是觉得六君」

  「实在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我和姐姐,都很喜欢六君昵」


  「…」

  「睡觉吧。」我说。


  大概是夜深了所以风变凉了,感觉脸上的温度和晚上应有的凉意,温差好大。

  但是感觉,今晚可以睡得很好。

  希望阿良也是。

2014.11.15


六.

  话说,我已经三十岁了啊。

  总觉得上次见到阿良才是昨天的事情,而搬去和阿良和爱理姐一起住也大概只是两三个月以前的事情啊。

  真奇怪的感觉呢。


  我是谁?野上六。

  我从哪里来?Milk Dipper。

  我在哪?通向我曾经以为我会一直属于的森の中孤儿院的小路上。

  阿良是谁?野上良太郎,法律上来说,我的父亲。


  好吧,这样的说法我完全接受不了,无论坐在政府办公厅里的人怎么认真地这样认为着。


  过去的十五年里,发生的事情似乎很快呢。

  阿良问我喜不喜欢野上家。大概半个月以后就搬到了店里去住。在野上家住的那段日子似乎转瞬即逝,修完高中与大学的学业以后就到了城市工作和生活。

  因为工作上在忙的项目,上一次见到阿良和爱理姐,是两个月以前的圣诞节,但也只是匆匆忙忙地吃完圣诞夜的晚餐就离开了。

  现在,我又回到了这个小地方,悠哉悠哉,是因为太过执着不肯做出变化,被解雇了。


  嘛嘛,也就这样吧。

  只是啊,总觉得不知道怎样和阿良和爱理姐讲这样的事情。


  三十岁的我,和很久以前刚刚认识的时候,同样也是三十岁的阿良,大概同样的,也是在这条路上存在过。

  不知道阿良那个时候心里是在想着些什么呢。

  估计是在想着怎样掩盖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伤口吧。


  「啊! 」

  喂喂,这么记忆犹新真的好吗?

  「快让开!危险! 」少年未变声的音线比此时凛冽的风还要尖锐。

  因为和阿良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所以习惯性的转身,伸手扶住。但是毕竟是太久没帮阿良处理那些麻烦事所以身手有些退化,于是在这个有些萧瑟的冬某春初的昏暗傍晚,我和少年和自行车,一起倒在了人影稀少的人行道上。


  「喂,你!不是叫了让你躲开的吗? 」少年气急败坏道。

  「嗯? 」我看向这个没礼貌的小孩,发型是菜刀割出来一般的板寸头,却奇怪且坚挺地翘了起来一一啊,是劣质发胶。

  「嗯是什么意思?喂,不会这么一撞就被撞坏了吧? 」少年的气嚣带上了关切,大概是看我没什么回应吧。

  「啊,没事,别担心。」小孩子果然还是小孩子啊,看起来可能会很不好接近,但心里不会想着害人的事。这样想着,我轻声笑了起来。

  「切一一啊!糟糕迟到了,和十三郎他们约定的骑车比赛。」少年瞄了一下塑料腕带老化严重但没有污迹的电子表,惊恐着叫了一声,随即急急忙忙地扶起明显是二手的老人款自行车,似乎就要飞奔而去。

  「喂!你!车技不错,但记得看路啊! 」天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对着少年的背影这样喊了一句。大概是这种摔跤的样子和自行车的款式让我潜意识的要去提醒?

  「当然,老子技术好着呢! 」好吧他似乎没有听到后半句。


  突发奇想的,我想要知道如果这个少年在他三十岁的时候,如果能再次走在这条路上的话,会不会记得那么多年前的今天发生的事情呢?那个时候的我,又会在哪里呢?他如果也与哪个少年相遇的话,他会不会也像我一样地有这样奇怪的想法呢?

  于是我就这样痴痴地看着少年老旧自行车上吃力且瘦弱却坚挺的背影。路口处电线杆上的乌似乎也要回家了,在少年到达小路拐角的瞬间,它们张开比云还要白的翅膀,飞向不会留下痕迹的透明天空。它们和少年,以后还会不会有相遇的机会呢?


  然后我看到了少年和车忽然停止,少年摸向了自己的头发,然后似乎很急切地甩手。

  被鸟先生袭击了吗?

  话说,这运气,真的令人怀念。

2014.11.22


七.

  「欢迎光临~」收银员小妹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早上七点冷清的超市里。

  嘀一嘀一嘀一嘀一………

  「真是多东西呢,您是幼儿园老师吗? 」小妹在重复了许多次消磁的动作以后,礼貌地问道。

  「额…不是…」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

  「你,打算怎么拿? 」小妹很好心的询问。


  是啊,我该怎么拿?

  想着回到孤儿院里的话,空手回去不是太好,于是就跑到超市里,抓了一大把的零食一一甜的各种和果子和糖果,咸的各种肉干,香的各种饼干,还有六大瓶牛奶,小孩子应该都挺喜欢吃的吧?

  然后现在是被娇小灵活的小妹整整齐齐的放在5个塑料袋里,但是,我怎么拿?

  超市离孤儿院有一条街的距离,虽说不远,但是……


  「请记得把车子推回来哟~辛苦你了~谢谢光临~路上小心~」小妹的声音很清脆,清晨听着令人心情很好。

  真是帮了大忙了呢,肯让我推着车子回去孤儿院,虽然一一

  一大清早的,一个大男人推着超市的小车走在略显偏僻的小路上,车上堆满了小孩子喜欢的包装花花绿绿的食物。路上铺着红绿相间的粗糙石块,于是小车一路上都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一一对于清晨来说,对于偶尔才路过的一两个路人来说,应该也挺震撼的吧。

  有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轻轻的惊叹一声,笑着对我说「真是活力满满的年轻人呢一真令人羡慕呢~」然后便笑开了一脸的皱纹。


  羡慕吗?

  现在的我,没有了工作,住所是租来的偏僻公寓,每天吃的都是超市里的便当一一羡慕?

  不过现在的我,拥有那么多小孩子心心念念的零食,在这个冬末春初的清晨,路上的树干隐隐约约地萌芽着。推着善良的超市小推车,咕噜咕噜的声音也似乎,挺可爱?

  羡慕,能被人羡慕,真是好事呢。


  「谢谢」和老奶奶擦肩而过了许久以后,我忽然脱口而出。

  「啊! 」

  却不料猛然撞上了些什么。

  不对,不是撞上了什么,是撞上了人,还是个小孩子!

  「没事吧?! 」我连忙蹲下身去,把他扶起来以后,才发现,是上次那个自行车小子。

  「当然! 」很元气满满的回答,应该是好事。

  「喂,小子,帮忙捡一下好吗? 」

  车子因为跸了一下而滑出了矮石阶,许多零零散散的小糖果就掉到了地上。而自行车小子却一本正经地整理着他的衣领裤脚和头发一一在一大堆的糖果的包围下。


  话说,这才是令一众小孩子羡慕的吧。

  看来,大家都很幸福呢一一虽然我并不成功,脏兮兮的他也并不拥有很多。

  今天的事情,好像都很好哦。


  「你真碍手碍脚的,要是我一个人捡的话,肯定更快呢。」自行车小子直起身来,又开始了整理衣服大业,还不忘略带嫌弃地说道。

  「啊! 」他似乎踩到了糖果。

  「呜!一哇!幸亏老子我身手敏捷。」他似乎又挣扎着扶着树,没有摔跤。

  「啊! 」他似乎又一掌拍到木刺上面去了。

  「小子,来颗糖吗? 」我扔过去一颗糖。不好,扔到他额头上了。我笑了笑,表示歉意。

  「就不能扔准一点吗,差劲!不过糖挺好吃的。话说大叔,你要去哪啊,那么多吃的。」

  大叔…我…

  呵呵

  「森の中孤儿院。你也拿一些点心去吃吧。就当我谢谢你了。」

  「吃了你的糖,我帮你推过去吧。反正也顺路。」

  「谢谢你啦,小子。」


  被称作「大叔」的我和自行车小子并排推着超市小车和一大堆花花绿绿的食物,咕噜咕噜地走在路上。听到了慢悠悠的老爷爷「孝顺的孩子啊,真令人羡慕呢~」的赞叹。

  感觉有些奇奇怪怪的。

  但是好像,心情挺好的。

  大概是因为已经8点多的光景了吧,阳光出来了,晒得身上暖融融的原因吧。

2014.12.28


八.

  果然,小孩子都是喜欢零食的。


  一入孤儿院,一大车的食物很快就吸引了所有小孩子的目光,大家注视着,但是大家都只是远远地看着,不太敢靠近。

  「过来拿东西吃吧,都是给你们的。」我尽量露出最慈善的笑容,对着小朋友们说。

  ……没有动静,小朋友们都用灼热的目光看着盯着,就是没有人敢动。

  「大家不用担心,这个叔叔小时候也是在这里长大的,东西拿去吃吧~但是不许抢哦。」院长老爷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谢~谢~叔~叔-!


  一阵零碎但密集的脚步声和包装袋的摩擦声响起,空气中漂浮起甜昧和奶香味,我似乎也能看到一大堆天真幼嫩的笑脸围在我的身边,虽然事实是一大堆灿烂美好的笑脸围在零食身边。

  但是发现自己能够让这么一大群人笑,也真是令人有幸福感的事。

  看来,我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啊。


  「喂,大叔,你一个人在这个傻乐什么? 」这句话里面夹杂着红豆麻薯的软糯甘甜。

  「看你吃东西的傻样啊。」天知道为什么我玩心大起,想要逗一逗这小子。

  「你才傻。」然后是一阵咀嚼声。

  「你之前也在这里的啊? 」

  「是啊。」

  「那…啊呜」他又塞进了一个团子。

  「有个男人,他…喂!小子,没事吧! 」我扭头一看,小子双眼瞪圆,似乎很痛苦。

  「…! !」

  「不要着急,慢慢喝几口水」这样说着.我递给他一杯水,同时用手沿着他的胸膛和脊背由上往下顺。好吧,和阿良生活了那么久,这些基本急救知识,懂了不少。


  话说,好怀念这样帮人解决问题的感觉呢。

  是因为,被需要了吗?

  还是感觉和阿良在一起,感觉自己被需要呢?

  那么,是我需要阿良,还是阿良需要我?

  这么想想的话,我和阿良似乎,很适合生活在一起?


  「大叔,谢谢啊…你怎么又在傻笑啊? 」

  「因为你很傻啊。我觉得很好笑。」

  「贵檬…咳!咳咳! 」这小子,喝水的时候太激动,又咳嗽上了。

  「慢慢的就可以了,别着急。吃东西和喝水的时候都不能做别的事情的。」

  「咳,哦。」

  「好些了没?」

  「当然啦。你,好像,懂很多啊。」

  「嘛,习惯了而已。」

  「啊呜,谢谢你的点心啊。」


  总觉得,想说点什么。

  「喂,小子。你…」

  「怎么啦。」一大股和果子的味道传来,很香甜。

  「你,喜欢野上这个姓氏吗?」总觉得这个问题,很耳熟。

  「诶? 」


  Milk Dipper内

  「欢迎光临~啊,是小六啊?真是好久不见了呢。现在在磨咖啡走不开,小六和,和这位男孩子请先坐一会儿好吗?」似乎时间并没有流逝,爱理姐的声音一如既往那么温柔。

  「爱理姐好久不见。」-踏入店里,就感觉回到了15年前,星空依旧,咖啡依旧,人依!口。

  「啊,是六君,真的,好久不见了呢! 」阿良从阁楼的楼梯转角出现,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咖啡好了。」爱理姐端上4杯温热醇香的咖啡,我们四个人就这么就着透过琉璃窗的漫天星光,安静地围坐在木桌旁。

  「这个孩子,是我打算要领养的孩子。」我慢吞吞地说道一一真奇怪昵,还以为会很难开口,却就那么轻易地说出了内心的想法。Milk Dipper真是神奇的地方。

  「嗯?真好呢~」爱理姐笑眯眯的看着他,皱纹开出一朵樱花。

  「名字是什么呢? 」爱理姐轻声问道。


  「野上…」说实话,我没问过也没想过,之前也是一直小子小子地叫。

  「幸太郎。」阿良忽然无比坚定地说。


  小子看起来,也似乎并不排斥这个如此老土的名字一一我想是因为他已经沉浸在这么宁静的时光里了。今晚,真是做了重要决定的一晚呢。却是无比地轻松以及心情舒畅啊。


  「那么,野上幸太郎君,以后请多指教。」我笑着说。


  全文完

2015.01.01



圣诞番外


  「你好,这里是Milk Dipper。请问一」

  「爱理姐,我是六。」

  「啊啦,小六啊?怎么了嘛?对了,圣诞节快乐哦~」

  「嗯,圣诞节快乐。额,那个,店里情况都还好吧? 」

  「嗯,这个啊,还好。就是今晚的圣诞大餐剩了好多没有吃完呢,好可惜啊。小六也不在小良也…啊!对了!小良的汤好了,你等一下。」


  哒哒哒哒一

  汤?爱理姐又有什么新配方了吗?真是有趣一一在电话里我听到了自己轻轻的笑声。不过也许是在城市里太久没笑,呼吸般的轻盈被电线中乱七八糟的电子摩擦放大,我才知道我好像很开心。

  电话那边静悄悄的,无声无息一一不过这才是M!!k-D!ppe「啊。爱理姐只喜欢星星和咖啡,而星星的运行和咖啡豆的交谈都是没有声响的。就算是在店里,打烊以后也安静得安心。现在即使只是在电话里感受到,也比城市灯红酒绿的繁荣更充实心腔。


  「小六真对不起呢让你等这么久。小良似乎胃口不太好吐了出来,处理稍微花费了一些时间」

  「没关系哟爱理姐。对了,阿良他,不是一向胃口挺好的吗?怎么?」

  「额,这个嘛~前今天开始就有点不太舒服的样子,叫他去医院看看他也撑着。今晚吃饭吃到一半就晕在桌子上了。真吓人呢,千层面还剩了一大半盘呢~啊,等等,我给小良拿杯水。」


  哒哒哒哒一

  而且为什么这次的脚步声似乎有点大。

  病了?真奇怪,不过硬撑一向是他的风格。但是大概就这次听不到电话了。


  「六君…」

  「…嗯?阿良? 」

  电话里忽然传出虚弱的声音,小失落一下子消失殆尽。

  「圣诞快乐哟…咳…」

  「圣诞快乐。」干裂的嘴唇传来痛感一一我笑了?

  「六君,咳,吃了什么呢?」

  「便当。」

  「好没有,咳咳,节日气氛啊。你猜猜姐姐做了,咳咳,怎样的大餐? 」

  「不知道。你咳成这样,快喝开水歇息,我先洗澡,待会再给你打电话,别再让我听到你咳。


  然后我挂了电话去洗澡一一今晚公司难得放假,打电话和洗个热水澡是想做的事。听到阿良和爱理姐的声音真的很安心,但是不知怎的,听着阿良那样咳,心里不舒服。

  洗澡的时候忽然想,上一次电话似乎有点一一遥不可及?阿良应该,也会挺想念我的?我似乎,有点太凶了?阿良还病了,大概,我真的太冷淡了吧。

  而且,今天是圣诞,而且明天…

  这样想着,我擦干身上的水就出了浴室,虽然这个热澡过后,连脚都还是冰的。


  「喂,嗯,是六君吗? 」

  「嗯,阿良,是我。你听起来好很多了。」

  「因为喝了,嗯,热水啊。」

  「那你明天记得把爱理姐的千层面吃完啊,不然不放过你啊。」

  「嗯,我会努力的嗯! 」

  「六君听起来,嗯,挺开心? 」

  「因为今天是圣诞啊。虽然我的便当绝对没有爱理姐的爱心大餐好吃。」


  「阿良,怎么还不睡?过了12点了哟。不好好睡觉病不会好的。」爱理姐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

  「嗯,再一会儿~」

  「圣诞节已经,嗯,过去了呢。开心的一天呢,真令人,嗯,怀念~」阿良的声音真的,很温和。

  「今天也会非常开心。咳嗽就别强忍了,多喝水,早点睡,听爱理姐的话,病很快就会好的了。」

  「嗯,六君也,咳,早点睡。」

  「…」

  「咳,那么,再见啦? 」

  「…额」

  「六君,咳,还要说什么? 」


  「野上良太郎,生日快乐,还记得吗? 」

  「啊,好像真的是呢。谢谢六君。谢谢。」


  听起来,阿良好像,很开心?他也像我一样,在笑吗?但是他笑得应该比我开心,因为我嘴唇干,笑会裂痛。


  阿良的嘴唇一直润润的,像他的眼神一样,温润如玉。


14.12.21

评论
热度(14)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