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进刚】「寝癖」二次同人

1.

 诗岛雾子怕黑,这点诗岛刚是知道的。
从相依为命的日子开始,刚就自然而然的地“保护”雾子。电闪雷鸣的阴天和停电的漆黑夜晚,伴随着雾子的是「没关系的姐姐,刚会陪着你的。」这样的承诺和刚稚嫩但坚定的掌心温度。 
直到两人逐渐长大,雾子少女心的恐惧被日常琐事与成为警员后日渐增长的见闻磨灭。从孩童时期开始来自弟弟的不曾间断的陪伴更是让雾子深信,自己是被保护着的;所有的伤口,都会得到温和的呵护。 

诗岛刚怕黑,但诗岛雾子并不知道。 
那些雾子心惊胆战的时刻,刚同样也耳濡目染地惧怕着。虽然是很奇怪的理由,但是雾子惊恐的神情从童年开始,就一直在告诉刚「黑暗是可怕的。」 
所以那些雾子被保护的时刻,那些刚像英雄一样的时刻,都只是刚在陪伴雾子的同时,自己也得到了面对黑暗的勇气而已。所以其实刚很明白,在黑暗之中,自己并不勇敢,只是因为要保护姐姐。 

对于雾子来说,那些恐惧已经成为谈起童年时的可爱回忆,就像红鼻子小丑手中画着鬼脸的氢气球。
 但刚不同,心中的恐惧很奇怪地根深蒂固着,像是泥泞雨天里撕裂着断墙生长的墨绿藤蔓。 

那些时刻里被压抑的恐惧和强装出来的勇敢狰狞着,终于扭曲成癖习。 
所以诗岛刚需要光。 
—只要能看见,无论什么都能完美解决。 
诗岛刚这样无可救药地相信自己,同时也不能自拔地依赖着光。

2.

 回到日本以后,即使是寄人篱下,但可以以时差为借口,在亮堂的白天睡觉以及与灯光度过长夜,对于刚来说是件很好的事情。 
进之介似乎是个脾气不错的家伙。 
但好像真的影响到他了。 

虽然想任性地继续熬夜,但刚很明白连连小声的抱歉并不能补偿进之介的疲惫。进之介的倦意连绵的埋怨和审问般的口吻都带着轻微怒意,本来就只是侥幸的刚像是借口被揭穿的小孩,不服气但只能乖乖听话。 

进之介终于得救般的轻声呼气带来吞噬感知的黑暗。 

睁着双眼,瞳孔逐渐扩大到能勉强看到的程度,刚紧张地注视黑暗—已经很久没有处在这种感觉不到光的境地了。

不知道是因为本来就没有睡意还是因为恐惧,刚能感到自己的脸和身体都僵硬着,根本不是睡眠的状态,而且不敢放松—看不到身体的四周,即使知道是被睡袋包裹着,但是睡袋的四周是未知以及黑暗。
因为不知道,所以没有办法解决,所以没有办法面对,所以不敢面对,所以不敢动。

「你该不会怕黑吧?」
由于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进之介的随口说道对于刚来说首先是精神上的平地惊雷—什么东西在发声!—然后是心理上的雨天霹雳—被发现了弱点!

「没有啊。」
要强的诗岛刚下意识地否认,迅速且心虚。
干瞪着的双眼转向声音的来源,眨巴了一下但什么也看不清。刚不清楚进之介能否在黑暗中看清自己的小举动,用力地闭上眼睛,努力假装成想要睡觉的人一样,苍白地掩饰着。

「哈哈哈哈…怕黑的话,就直说嘛。」刚的举动让进之介的怒意褪尽,不客气地调侃着。
带着倦意的低沉男声其实很好听,只是刚觉得这家伙怎么那么讨厌。
弱点被一针见血地指出,在「进之介的存在」这个认知的作用时间里,刚有了执行「缩入睡袋」这个动作的念头和勇气。终于找到了似乎可以睡着的姿势,刚蜷着身体闭上眼睛。

3.

但睡不着。

闷热的睡袋令刚刚舒适的姿势变得恼人起来,因为侧着身所以右臂开始发麻并且一直难耐地延伸到掌心和指尖。紧紧攥着睡袋一角的左手也开始紧张,出汗。
诗岛刚当然有试着安慰自己说睡着了就好,但就像将树叶扔到漩涡里一样,那些话都被淹没。

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办法对付。未知令是诗岛刚不敢动弹,但呼吸无法抑制地急促起来。诗岛刚觉得整个房间都是自己的呼吸声—但是这样不行啊,这样的话黑暗就能知道我,但我却不知道黑暗,我该怎么办啊!…

毫无预兆地睡袋被拉开,睡袋外凉洌的夜间空气还没来得及感知,刚下意识地睁大双眼,无助且惶恐地望着上方。
此刻无隙的触碰让诗岛刚熟悉的进之介的气息变得温暖可靠。头部被大手轻轻按在柔软的颈窝处,整个身体带着睡袋被腰身处有力的手臂锁进温热的怀抱中。

刚终于是知道发生了什么,恐惧引起的麻痹逐渐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因为身体被忽然接触而引起的酥麻。刚别扭地尴尬着,不安的微弱挣扎只是有心无力—也许是无心无力。

「怕什么?」问出后进之介就有些小后悔了—刚不会回答的。
「这样有好点了吗?」于是进之介换了个容易回答的一般疑问句,但他也没想着刚会回答。
进之介的拥抱紧但温和,像是对待夏天的冰淇淋不舍得咬而只是含舔的力度。

刚安静着。
刚感觉得到,抱着自己的人并不想做什么,嘲笑抑或施舍。
—他只是在抱着我而已。

有想过要回答第一个问题,但刚想了一下,发现自己也说不清,于是就继续肆无忌惮地享受着这个怀抱。决定了不再思考以后睡意袭来,刚也不太清楚怎么回事,迷糊着被拖上软塌,被压在结实的另一幅身躯之下,随即耳边便是一阵平稳的鼾声。

不需要去看到,不需要去知道,不需要去解决。
睡觉就可以了。
诗岛刚想,小时候大概自己也是让雾子处于自己现在这种毫无顾忌的状态吧。能让姐姐这样安心着,真的是太好了。

4.

房间里还是没有光,诗岛刚炫耀般地将手脚暴露在未知黑暗中胡乱划动,发现竟然完全不觉得可怕以后,终于心满意足地闭眼入睡。



                 
                   2015.05.10
原作http://t.cn/Rwa93VQ

评论(1)
热度(28)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