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电王】

  龙塔罗斯最近总是闷闷不乐的,就像备受宠爱却忽然多了个弟弟的小孩子一样。


  “呐龟酱,为什么那些姐姐都那么喜欢你啊?”本来趴在餐桌上小憩的龙塔罗斯忽然抬起头了,对着浦塔罗斯闷闷地问道。

  “嗯?”浦塔罗斯轻轻抿了一口还有些烫的咖啡,轻轻摇晃了一下手中的咖啡杯,杯口处溢出少许细腻的苦醇泡沫。

  餐车里就这么沉寂了一阵,才又响起了浦塔罗斯低沉迷人的声线,“大概,是因为品味吧。”

  “品味吗…那是什么东西啊…”龙塔罗斯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离开餐车。

  “多喝点咖啡的话你就会知道的了哟,小龙~”浦塔罗斯略微提高了一点音量,似乎是要提醒似乎有些呆呆的龙塔罗斯,然后又喝下一口咖啡。

  “啊啊啊啊啊啊浦酱!我刚刚把盐当成糖放下去了惹!抱歉呐~”

  “噗!!!!


  “呐熊酱,你不是说变强的话就会被喜欢的人喜欢吗?人家明明…明明都那么强了”

  正在泡澡中的金塔罗斯看向门口处,龙塔罗斯似乎已经站在那里很久了。紫色的异魔神倚着门框低着头,手中百无聊赖地把玩着紫色的发辫。

  “嘛,强壮起来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好事啊。例如说强壮的鲑鱼就特别的美味。”金塔罗斯用手捏捏下巴,似乎在回味着今天的晚餐。

  “这样吗?但是我不喜欢吃鲑鱼啊。比起吃鲑鱼,我还是更喜欢涂鸦。但是为什么呢,明明都那么强了。”龙塔罗斯稚气的声音低沉得似乎都要淹没在浴室温热的雾气里了。

  “别在意强不强的了。夜晚的时间,还是泡澡最适合修行之人了。嗯?”金塔罗斯扭头再次看向门口,却发现紫色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在水中漂浮着的是满是蜡笔痕迹的自己的白色浴衣。


  “桃塔罗斯一”大家低头吃饭的时候,忽然响起了龙塔罗斯的声音。

  “干嘛,小鬼?”

  又扒了两口饭后,桃塔罗斯忽然抬起头来,用手擦了一下嘴以后抹在大腿上,“有问题要问我吗?我可是什么都懂的哦”

  “为什么你那么蠢啊?”

  “纳尼!?”

  “我吃完啦”说罢龙塔罗斯便径直离开了餐车。


  众人看着龙塔罗斯碗里只皎了几口的鸡腿,扒得乱七八糟的菜以及到处都是的饭粒,都表示疑惑。

  Hana最先说话,“龙塔罗斯是在叛逆期吗?最近总是怪怪的。”

  “嗯是的说,连他的泡泡枪也好久没见他玩过了金酱别把鲑鱼都吃光呢真是的!”直美也插话道。

  “说起来我好像也这么觉得。那天在Milk Dipper他说想看姐姐煮咖啡我都同意了啊。”良太郎说。

  大家又沉入了闷闷的吃饭中。


  “啊我想起了!那天侑斗刚好来了店里了!姐姐还给他做了加甜的特制咖啡。是因为这个事吗?”良太郎忽然说道。

  “吃醋了啊,还真是小孩子呢。”小孩子外表的Hana有些担忧的埋怨着。

  “小鬼就是小鬼,麻烦死了。喂龟公,你不是最有点子的吗,快想个办法。”桃塔罗斯说道。

  “是啊,总是这样也不是方法啊。浦塔罗斯,你想个法子吧?”金塔罗斯也说话了。

  “这样啊…”浦塔罗斯低头思考。

  “这样的话怎么样呢?…”浦塔罗斯对众人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龙塔罗斯,你来一下。”龙塔罗斯正躺在床上发呆,忽然听到了良太郎的声音,但是龙塔罗斯呆着。

  “龙塔罗斯,拜托了。”良太郎再次拜托道。

  “好吧”龙塔罗斯答应了。


  龙塔罗斯附身之后,感到脸颊触碰温热质感,而鼻翼接收到的是自己最喜欢的,姐姐的气息。

  “姐姐…”龙塔罗斯低呼。

  “小良今天怎么忽然提出奇怪的要求呢?”爱理一边笑着问一边仔细地清理着良太郎的耳朵。

  “上一次我这样帮你是初中的事情了吧,真是怀念啊。那时候……”爱理温柔的讲起了以前的事情,龙塔罗斯就这样枕着爱理的膝盖,听着爱理柔和的声线,沉溺着,就像窝在妈妈怀里的小孩。

  而Den-Liner里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以后,也都安心地嬉笑打闹起来。


  “最喜欢姐姐了…

  也最喜欢大家了。”


2014.08.23

评论(2)
热度(33)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