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电王】除夕

Den-Liner

  「 Ladies and gentlemen~Den-Liner的除夕夜幸运抽奖活动,现在一开始~」车长风情万种地挥舞着拐杖宣布。

  「哇! ! ! ! ! 」底下的异魔神们喧哗一片。


  「等着吧,今年我一定能抽到十个布丁!!」桃塔罗斯兴致勃勃地扎马压腿,做热身运动。

  「某种程度来说钓鱼能手运气也差不到哪里去哟。说起来直美ちゃん,前辈抽到5个以上的话就给我一个吧反正他也数不出来,ね~」浦塔罗斯也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ですよね~」

  「今年的规则也和去年一样,骰子点数是2 3 4 5 6的话就得到相应数目的新年特制布丁,而扔到1的幸运儿的话~十个布丁哟! ! ! ! ! ! 」直美清脆的嗓音透过车内广播扩散开来。

  「抽奖这种事情,傻子都会!噗,噗! 」金塔罗斯往双手各吐了一口唾沫,摩拳擦掌。

  「龟ちゃん、熊ちゃん加油! 」龙塔罗斯欢呼雀跃地在车厢里喷出一系列的泡泡。


  「我说车长,让他们这么疯真的没关系吗。再怎么说也是公共场合啊Den-Liner的话。」和车长一起坐在车厢角落的小Hana-边吃着炒饭一边担忧地问道。


  「嗷嗷嗷!熊公居然抽到了10个!老子也一定一」

  「咚! 」这是人类拳头敲打异魔神头壳的声音。


  「一边吵去。」小Hana不客气道。

  也难怪她心情不好啊,毕竟除夕是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虽说分歧点的时间线已经修复,但是自己变成了这个小女孩的样子,樱井先生也还是在时间中流浪着。至于爱理姐还是妈妈,也实在是无法很好的区分。

  对于Hana来说,也许和这群五颜六色的异魔神在一起的日子,才是…才是…

  「但是这群异魔神还真吵啊。」想到这儿,小Hana竟然偷偷的笑了一下,一定是特制布丁太甜了的缘故,不过也真是好吃呐。


  「没关系的哟一谁叫我是车长呢。」车长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炒饭,语调是与年龄和外表严重不符的任性。


  「Bang! Bang!Bang!一一」车厢外面传未了不绝于耳的爆炸声。

  「哇咿!烟火!烟火! 」随着龙塔罗斯的欢呼,品着咖啡的浦,差点又睡着了的熊,还有纠结于自己到底是拿了9个还是10个布丁的桃,当然还有喜欢热闹的直美都凑到了车窗边向外眺望。

  「哇!好看好看! 」龙塔罗斯一边兴高采烈地欢腾一边不断锤打着桃塔罗斯的脑壳。

  「喂小鬼!不过这烟火真是好看呢。」习惯了的桃塔罗斯倒也不介意,开开心心的看着。

  「这样绚烂的夜晚居然不能钓上美丽的女生真是遗憾呐。但是和你们这群家伙一起倒也不差就是了~」

  「真是好看得让人掉眼泪的烟花呢。创造出这样美景的烟火匠修行真高啊」


  「啊啊啊熊ちゃん不要拿白色的围巾来擦鼻涕啊!欸?怎么那么多羽毛?」

  「小鸟先生!   !! !好久不见! 」

  「连齐格也来了啊,嘛,真是够热闹的了。」小Hana有些哭笑不得地挠挠头。

  「公主殿下还是一如即往的美丽~」齐格拿过Hana的手要行吻手礼,得到的自然是一记暴栗。

  「吾之家臣,吾之荣光与你们同在。」齐格转身面向凑在窗边看入神了的众人,优雅的弯腰行礼,尽管并没有人理会他。


人间的某一处

  「哥哥,今晚的烟花也是,goo-d!」少女两颊的酒窝盛着深深的愉悦。

  「当然啦,也不看看是谁做的一」男子的语气中是理所当然的自大和毫不掩饰的宠溺。

  「绝对要拍下来才行,实在是太美了!…怎么啦」另一男子幼稚地上窜下跳着,才发现相机里漆黑一片。

  「奶奶曾经说过,任何工具也无法取代用眼睛看到的光景。你这家伙,给我好好地去亲自感受啊。」不可妥协的语调。

  「我知道了哟。」小孩子般不情愿的小别扭。

  人间的这一处的三个人,像太阳一样闪耀的男子,像鲜花一样美丽的少女,以及赤子般幼稚和热血的另一男子,也是十分和谐的光景呢。


人间的另一处

  「新年,大家也都要好好的。」 Milk Dipper的美女店长喝下一口热牛奶,满心期待地睡去。


Zero-Liner

  「侑斗,新的一年要好好地多吃一点香菇哦。」保父异魔神替睡梦中的少年盖好被子。

  「虽然已经过了一年了,但是还是令人放心不下啊。啊,要快点去做明天早餐的香菇饺子侑斗一定发现不了的。」天津四奔向厨房。


Den-Liner

  「我说爷爷,你偷偷摸摸地做什么呢。」

  只开了昏暗睡眠灯的车厢里,小心翼翼地看着大家的新年祝愿卡的良太郎被这忽然出现的爽朗男声和俊俏少年以及紧随其后的异魔神吓到。

  「原来是幸太郎啊。新年快乐啊~」良太郎怎么说也是被吓大的,所以也能很快地适应过来。

  「爷爷为什么不和他们见面啊。」

  「怎么说呢,那样不太好吧,再怎么说我也不是电王了。也是非常感谢车长和Hana才能上来这边一下,而且大家也都睡了就算了吧。能在这里待一下就已经很开心了啊。」

  「真是败给你了。泰迪,我们走吧,是时候睡觉了。爷爷,注意身体哦~」

  「嗯。拜拜~」


  [钓上更多美丽的鱼儿❤❤❤]不愧是浦塔罗斯呢。

  这什么都没写的草纸,金塔罗斯的吧?

  [最喜欢姐姐了!  ]龙塔罗斯的画真的是越来越棒了呢。

 「老子天下第一! 」好难看的字。


  那我也写一张吧。


  [桃塔罗斯和龙塔罗斯都更乖一些。

  浦塔罗斯和金塔罗斯都更靠谱一些。

  Hana|插入|和齐格|插入|都更开心一些。

  车长和直美都要工作顺利。

  幸太郎和泰迪都要快高长大。]


  齐格是看到了羽毛才忽然想起来的,也其实并不觉得比自己还要高大的幸太郎是否需要这样的祝福。

  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没有愿望了。因为能认识大家,再也没有比这更幸运的事情了。

  良太郎将大家的祝福卡放回原处,将自己的塞在口袋里离去,出门时踉跄了一下一一似乎还是有点小倒霉啊。

  回到自己的小阁楼里,粗心的良太郎并没有发现祝福卡掉在了列车上。

  拉好被子闭上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就一定会是晴天。因为最宝贵的东西一直在自己的记忆里,从来都不会消失。


2015 02 18

甲午年除夕

评论
热度(33)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