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电王】不知恐惧的自由人

一一无聊踢着石子溜达到的小巷边,披着暗灰色麻布斗篷的占卜师这样评价道。


樱井侑斗并不是相信「水晶球里看到的未来」的人,但是这个湿润的午后无端端得到的评价并不让他感到反感。


不知恐惧的自由人。

似乎也是这样的,1 7岁的樱井侑斗并没有来自家庭的牵挂,所以也不用担心似乎可有可无的学业,感觉,真的很自由。


「未来却似乎不会到来,要小心哦年轻人。 」

如果占卜师最后没有阴声细气地补充这一句的话,樱井侑斗保证自己能够把石子踢得很远,而不是一个踢空,狼狈踉跄。


「侑斗,小心一点哟~」听起来是很温柔的亲切音线。

「谁? 」侑斗可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女,敏感的他瞬间进入了警戒状态,但是这里是空荡荡的田埂,只有稻草人。

  「啊!对不起侑斗,似乎吓到你了。」居然真的是稻草人,啊,不对,似乎是伪装成稻草人的人类。等等,似乎也并不是人类,但是莫名地很熟悉,无论是声音还是外形,似乎是小时候的记忆在脑海中蠢蠢欲动。


于是,樱井侑斗莫名其妙地得到了变身假面骑士的卡片与腰带,莫名其妙地住进了名为Zero-Liner的时间列车,莫名其妙地签订了和自称天津四的异魔神的契约。

虽然天津四讲的话很奇怪,穿越时间守护时间什么的,消耗记忆保护记忆什么的,驶向未来拯救过去什么的,但是樱井侑斗觉得很有趣。

说实话,樱井侑斗并不介意将自己从别人的记忆中抹去这样的事情,反而隐隐约约的有所期待。因为感情会成为束缚,记忆会成为牵绊。如果可以在别人的记忆中一直以陌生人的身份存在的话,似乎就能知道很多只活在一个时空里的自己无法知道的事。

这么活着,似乎也很有趣。

至于恋人的话,樱井侑斗并不觉得自己会有如此强烈的牵挂。樱井侑斗喜欢星辰,也知道自己瞳孔中反射的星光是它们流逝了千年的光芒,但是他并不介意,存在于过去的才是真实,眼前的却大多是虚幻。所以樱井侑斗并不觉得自己会沉沦在感情中,也在小心翼翼地不这么做。

  成为时间旅行者以后一切都很好,除了身边多了个天津四。


  对于不曾承受过哕嗦的侑斗来说,天津四简直是无法理解的存在。

「起床啦」被窝中溺睡的樱井侑斗被提醒。

「记得刷牙」穿衣服中的樱井侑斗被提醒。

「快来吃早饭」刷牙中的樱井侑斗被提醒。

「午睡时间到」发呆着的樱井侑斗被提醒。

「下午茶好啦」蹲厕所的樱井侑斗被提醒。

「快来洗澡」玩着游戏的樱井侑斗被提醒。

「泡久了会脱皮的」洗澡中的侑斗被提醒。

「该睡觉了」看着电视的樱井侑斗被提醒。

「睡觉要脱衣服才健康」樱井侑斗被脱衣。


现在的处境就像有人塞给了樱井侑斗一把伞,并且告诉他有了这把伞他可以藏匿自己的存在,但是伞却必须要一直带在身上。他并不是不能负重,只是不喜欢没有理由却必须带着某样东西的感觉。

樱井侑斗并不是会听话的人,也不是会因为别人是好意而谦让的人。于是他发脾气,骂人,冷战,打人,无视,但是天津四似乎没有脾气,或者说,似乎很开心去承受他的这些脾气。

「真是奇怪的家伙。」樱井侑斗只能这样评价。


樱井侑斗是硬心肠的人,或者说他假装自己是这样的人。但是他不是没有心的人,他是人类,不可否认的,他有感情。

「毕竟侑斗还是个小孩子啊~」天津四一直是这么想的。


樱井侑斗觉得大事不妙。

自己似乎,开始习惯了和天津四的相处。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容易被猜到心思的人,但天津四每一次都能准确的知道自己话语背后的真实想法,这样的相处令人不得不沦陷一一因为既可以作为有个性的自我,真正的需求又会得到满足。

危险,太危险了。

樱井侑斗有提醒过自己要小心,但是完全没有恶意甚至可以说是满满爱意的天津四实在令人无法提防。


在故作冷酷地疏离了一段日子后,侑斗不得不承认,自己错了。

但是其实也并不算错,因为天津四本来就是和Zero-Liner一起存在的,对于这个会变身成为零诺斯的自己来说,本来就是一体的,所以自己还是没有牵挂的,只是身上多了一件不会让人不舒服的东西而已。一一樱井侑斗这样对自己说。


「侑斗,下雨了,快找个地方躲雨。」天津四又急急忙忙地提醒到。

「怕什么,不是有伞吗。刚好呢。」侑斗悠哉悠哉地回答道。


是啊,有了伞以后,似乎就爱上下雨天了。

因为可以一直和伞在一起吗?听起来真是个奇怪的理由,但是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就是了。


何况樱井侑斗才不会承认自己有什么不对。

只是天津四都知道,很温柔地默默地知道。


2014-12-13

评论
热度(36)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