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电王】春天是感冒的季节 x 宛若诅咒


—————————————————————————
「あちいー」…
「あちいー」…
「あちいー」…
「あちいー」…

醒来的时刻和此起彼伏的喷嚏声哪个在前不清楚,但是很清楚的是一睁眼便映入眼帘的两个男人。只是没有了一向争先恐后地在吧台前耍宝的活力,桌旁的垃圾桶里白花花的纸团和两人红通通的鼻子对比起来,有点像在雪地里摔得只剩下鼻子的驯鹿。
特别是那一脸的闷闷不乐。
大概是因为感冒被姐姐下了「禁止靠近吧台」的命令吧。
不过为什么第一眼看到的是三浦大哥和尾崎大哥啊?

啊,是梦游啊。
—————————————————————————
「あちいー」
擦擦鼻子,优雅地翻身。
「あちいー」
擦擦鼻子,优雅地喝口咖啡。
「あちいー」
擦擦鼻子,优雅地走动走动。
「あちいー」
擦擦鼻子,优雅地坐下休息。

「我说车长,真的不用把齐格隔离开来吗。像他这样打一个喷嚏就就羽毛满天飞的…」Hana看着已经铺到了自己脚踝处的羽毛,第六次问道。
而且这家伙还要侧靠在太妃椅上,一副「作为王,我要对辛勤劳动的仆人们传递谢意。」的理所当然的高贵神情。

「没有办法哟。齐格这种情况放在人类世界放任不管的话会引起混乱。但是终点站那边的医院和列车上医疗点的药物和设备都要优先给乘客使用。现在呢,都是满员的。啊—说起来,是春天啊~春天来了呢~真是令人愉悦的季节啊~」
Hana大概是第三十九次听到了这番台词和语调都一模一样的回答,加上车长回答那群被折磨得不成异魔神样的异魔神的次数。

好吧主要是那个红色的。
浦岛总能为自己找到远离麻烦的理由,金这种春困夏乏秋倦冬眠的除了「哭」就是呼噜,而龙太很开心地和羽毛玩着追逐游戏。
既然这样的话,还是无视掉异魔神好了。

和车长结尾处的荡漾神情洋溢着的诡异色调相比,Hana觉得还是漫天飞舞的羽毛比较好接受一点。
—————————————————————————
「啊!」…
「啊!」…
「啊!」…
「啊!」…

虽然喊得有点累了但是忽然那么滑一下还是自然而然地就会呼叫出声。
不断地,忽然,滑一下。
天气似乎是一下子变暖了所以地板墙壁都湿滑起来,店里的木地板木窗棂木书架木圆桌木靠椅什么的全都要好好的照顾。姐姐忙着店里的事,每年的这个时候打扫的工作一向都是自己的。

不过不管怎么,只是滑一下,没有摔下楼梯磕到桌角飞向衣柜撞倒书架,对于自己来说,真的太幸运了。
不过,自己真的有这么幸运吗?

「あちいー」
猝不防地就打了个喷嚏。
大概,磕磕碰碰不多的话,就意味着会感冒吧。
—————————————————————————
「欸欸,找不到了呢。泡泡枪被小鸟先生的羽毛藏起来了呜…」
「呼—噜—谁在哭?!这些纸巾—俺的纸巾被谁用完了?」
「哈啊?才半天没在这而已,就已经盖到小Hanaちゃん的膝盖了啊~那位王子殿下也真是够厉害的~」
「啊!!!!老子受够了这堆鸟毛了!!!!!」

异魔神们居然沸腾起来了。
也是,这堆毛这样飘来飘去的,Hana自己看着怪心烦的。
不行,得想个法子才行。
感冒的异魔神,真的是烦死了。
「安静!」还是先用最简单粗暴的手段处理一下好了。

「あちいー」
猝不防的四口同声。
不会是,感冒在异魔神中,传染开来了吧。
—————————————————————————
「呜呜唔…姐姐…这个芥末大蒜…呜饭团,还有…洋葱柠檬汁…差不多…就可以了吧…已经,已经很饱了…」良太郎已经,被呛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不行哟。小良感冒了的话,要好好地食疗回来才行。说起来,这个饭团还真是好东西呢~又好吃,对小良的身体又好什么的…还有忽然想出来的蔬果汁配方,看来也有很好的效果呢~」

打喷嚏的时候开始,良太郎就知道了会有这么一刻。因为每一次感冒的时候,都是这样被呛到眼泪鼻涕一起流一通,就会好起来。
虽然每一次,明明是同样的饭团,味道都会特别出新的高度。
这么想想,除了咖啡,列车上的食物,真是人间美味啊。

好吧,感冒明天早上就会好的了。
还是很开心的。
虽然饭团真的很呛。
—————————————————————————
「哇哇哇!Hanaちゃん好厉害!休息室里一下子就正常起来了~」
是啊。

将齐格那家伙一脚踹到时间缝隙之中,强塞桃辣椒加上硬喂金芥末让这两个打起喷嚏来惊天地泣鬼神的家伙安静下来,用新的蜡笔套装哄龙太安静休息,浦岛一向不用人担心。
异魔神的问题解决了。

虽然自己也出了一身汗。
拒绝了直美的「慰劳咖啡」,但是在娇媚厨娘可怜兮兮的眼神之下很乐意地要了一个饭团。
「咖啡没有能比得上Milk-Dipper里的,特别是这辆列车上了。」Hana偷偷的在心里默念。

但是饭团不错。
—————————————————————————
「あちいー」
「あちいー」

身体已经没有不舒服的感觉了,但是不知为何连续打了两个喷嚏。

想起好像有听说过的冷笑话。
一个喷嚏说明有人在背后咒骂。
两个喷嚏说明在被悄悄思念。
三个喷嚏说明感冒了。

「明明是我在怀念啊。」
良太郎这样想道。
Hana也这样想道。



2015.03.28
                  

评论
热度(22)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