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侑良】

「哟,下午好啊小少爷。哦不,是小胖四才对~」

  说到后半句的时候天津四才从[菜市场大丰收]的喜悦转到[路上被打招呼]的狂喜之中,环抱着笋啊洋葱啊以及必不可少的香菇转过身来,正好对上U良太郎透过镜片一片温柔的蔚蓝眼波。

「欸!是龟塔罗斯啊!下午好啊I对了,要不要来我们家吃晚餐啊? 」好客的天津四热情如火地邀请道。

「哦,还是算了吧。小少爷脾气大着呢,我可不想自讨没趣啊~」浦塔罗斯将欲擒故纵的狡黠藏在浅浅的埋汰中。


当保父终于舍得将所有的食材放下,当绿色瞳孔泛滥起忧心的焦虑和诉说的欲望,当两人或者更准确地、两个异魔神并排坐在因故障而暂停使用的摩天轮中,当渔夫的嘴角呈现出上弦月的弧度一一

毫无疑问,鱼儿上钩了。

天津四开始讲樱井的事情,开始讲侑斗的事情。樱井是怎样令人敬佩的男子,侑斗又是怎样倔强逞强的脾气一一当然浦塔罗斯是否感兴趣不得而知,但能够明确感知到的是身体中似睡未醒的一份意识,就姑且当做是自己的欲望好了~


「啊,小胖四,你介意坐过来一些吗7?」安静地倾听着的浦塔罗斯忽然开口。

「怎么啦? 」

「是这样的,小少爷的事情真的让人很感兴趣。但是良太郎的身体真的太弱了,坐着听了那么久腰有点酸疼,所以…」

「没关系的哟,」这么说着侑斗的身体便成了良太郎实在太过瘦弱的身躯的依靠「这次是真的,侑斗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还有啊,靠得那么近的话,我们说话小声点吧。让良太郎好好的睡什么的,尽管靠近一些也不怕哟。」

「介意把良太郎的手放到小少爷的内衬口袋里取暖吗?良太郎的手冰得太可怕了,睡着的时候着凉感冒的话就太不好了。

「不如干脆让小少爷抱着良太郎好了,今天良太郎太粗心了只穿了一件单衣。真是令人没有办法不担心呢。」

「对了小胖四,直美ちゃん说,在厨房发现本香菇料理100味的食谱,一起去看看吧?」


于是在浦塔罗斯的循循善诱和天津四的配合之下,良太郎和侑斗从只是身体互相依靠,到贴着耳廓喃喃自语,到大胆借用对方身体的温度取暖,再到纯粹以人类形式存在着的紧紧怀绕,结果是两人静谧沉睡在同一条围巾的温存中,贴肤相拥。

良太郎觉得很舒服,有让人很安心的,冬日被窝那样的东西围绕在自己身体周围;脸埋在温热柔软的什么东西里,似乎是谁的颈窝;一向冰凉的手被紧紧地握在暖和柔软的,很明确地,另一个人的手里。


「这种感觉,被温柔地环抱着的安心,大概就是爱人吧。

就算是在梦里体会到,也真的是太舒服了,连气息都那么真实地和那个人如出一辙。

喂乱想什么呢!

俚是呢,想想也觉得很幸福啊~」


这样想着,良太郎不由自主地吐了一下舌头,却因为两人贴得太近,舌尖恰好勾勒过那人滑动的喉结。

梦中的幸福忽然化为真实的质感太可怕,良太郎下意识地要抬头道歉,却因为围巾的原因只得猛然吻上了对方的右脸颊。


「唔…」良太郎真的要尴尬得哭出来了。

「别乱动!」

「哦唔」

「别一直含着我的脸不放啊喂! 」

「嗯唔,对不起唔…」


这样似乎又尴尬了许久,良太郎觉得自己大概要哭出来了,现在的处境,真的,呜哇哇哇!

也联系不上说会让自己好好放松的浦塔罗斯,整个人基本以树袋熊的方式挂在侑斗的身体上,虽说自己一直很想这么靠近,但是,这,这情况完全驾驭不了嘛。


「大概是拜你那乱七八糟的运气不知怎的到了这么高的地方来,现在天那么黑,想下去也不行。只能睡到天亮了。好咯,睡咯,一句话也别说了。」很贴近耳朵的地方传来说话的温热气息,环抱着自己的力量似乎将两人又贴近了些。

「怕你睡到一半掉下去而已。」虽然这样好像很奇怪,但既然侑斗都这么说了那就继续睡吧,不然还能怎么办嘛唔。


不过良太郎知道,在这样的怀抱里,自己会睡得很好。

就算透过摩天轮车厢陈旧的玻璃窗望到的天空没有星星,但是没关系的吧,星星是姐姐的,自己只要这一个晚上,只要这一个拥抱就够了。就让自己,自私地沉沦一次吧。


2015.02.14


摩天轮下

「俺说桃兄,天亮了之后真的还要把这个轮子转下来吗。还是让俺来直接推倒吧!」

「笨熊你要摔死良太郎吗!那只乌龟王八蛋说他去弄电力开关。结果这货根本就是坏的电有毛线用啊!而且居然就没影了呜-」

「呼一噜一」

「喂!别睡啊熊公I我们还要把胖四这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搬到车上啊!喂!熊公!

喂!!!!!!」

「为什么,又只剩下我一个啊嗷嗷嗷嗷! 」

评论
热度(39)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