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电王】—给你泥土和水,你能制造一个苹果吗?

—给你泥土和水,你能制造一个苹果吗?
—不能。

桃塔罗斯从来没有打算理会过脑子里面的声音。
从来没有。
只是桃塔罗斯也想不到,自己看上的这个少年,居然会是特异点,居然会是電王。
本来是想着这个人类那么瘦弱,应该会是一个很好摆平的契约者。虽然身体没有自己理想中那么强壮,但只要自己拥有了时间和身体以后再好好锻炼,也一定能大展拳脚。

即使那个烦人的声音有提到过「電王」会抹去异魔神的存在,但是桃塔罗斯并不认为自己会被「電王」盯上。
首先当然是因为自己很强。
然后,既然自己并不打算和「電王」有什么关系的话,「電王」自然也就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虽然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完成契约—破坏过去—引出電王—打败電王]什么的实在是太麻烦了。
既然「電王」不会来打扰自己的话,就放过那小子好了。
自己只要能拥有时间,拥有身体,能够打架,就可以了。

只是,这个连街头小混混那种货色都摆平不了的家伙,居然是特异点,居然就是那个「電王」。
好吧,早知道这个任务那么容易完成,就不用被那个声音恶心那么久了。
但是没办法啊,再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契约者,再怎么弱这个人类男子和自己,因为已经汲取了记忆的缘故,都是一体的。
就像不能让他被小混混打死一般,总不能让他被异魔神打死吧。
救了他两次的话,这家伙就没有理由不感激自己了吧。
最好是感激涕零地拱手送上自己的时间,这样就省事多了。
好吧,也能好好的打上一架,就帮这家伙一把吧。

只是—
话说—
桃塔罗斯是什么鬼啊!!!!!!!!!
老子那么霸气的外形—
喂这什么鬼外形啊!!!!!!!!!!
这家伙的品味是什么鬼啊!!!!!!!
还有这个残暴的鼻屎女!!!!!!!!
老子要干架!!!!!!!!!!!!!

那两个人都跑掉了,超不爽的欸!
现在是怎么回事!
莫名其妙地碰上了特异点!
莫名其妙地变身成了電王!
莫名其妙地被困在列车里!
这餐桌餐椅看着真碍眼!
让老子踢几脚先!

「桃~塔~罗~斯~君~」
…怎么有个怪里怪气的大叔的声音?
…好像是在叫我?
「干什么!」
「如果说,给你泥土和水,你能制造一个苹果吗?」
「什么啊大叔!」
「直美~给我一份往常的炒饭~还有,也请给这位モモ君一份布丁~」
「好~~~~~~~~~~」

然后这个奇怪的大叔居然就沉浸在炒饭里了。
然后那个奇怪的乘务员就沉浸在吧台里了。
这什么状况!
什么泥土什么水什么苹果乱七八糟的啊?
智力问答吗?
人类的游戏还真是无聊。
嘛,算了,老子还是问问那个人类好了。
才不是想不明白,老子不耻下问而已。

「喂!叫良太郎的家伙!」
「欸?你是?桃塔罗斯?为什么,你能在我的脑子里说话啊?」
「先别管这个了。我问你啊,用泥土和水,怎样去做一个苹果啊?」
「啊?唔。这个嘛。我想这个问题,去请教苹果树会比较好对吧桃塔罗斯?」
对欸!苹果树!

「大叔!苹果树就可以了吧!苹果树!」
大叔炒饭上的旗子怎么掉了?
大叔你不要做出这么诡异的表情好不好!
很吓人,不对,很吓异魔神的啊喂!
「没错,就是苹果树哟。那位野上良太郎君,就是苹果树哟。」
大叔你怎么一下子又一脸正经了啊!
你怎么忽然就不见人影了啊!
你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些什么啊!

「布丁来啦~~~~~~~~」
好吃!

话说回来,那个野上良太郎,还是挺聪明的嘛。
也比想象中要有骨气一些。
当然啦毕竟是老子的契约者。
好吧那就先这样吧。
这里有布丁和咖啡,总比在时间缝隙里流浪的要好。
那么弱的家伙,就姑且保护一下他好了。
老子那么强,也不在乎保护一下弱者。
老子真的是太正义太善良了。

苹果树是什么鬼?
不管了。
话说,布丁还真是美味啊( ˃᷄˶˶̫˶˂᷅ ) 

—给你泥土和水,你能制造一个苹果吗?
—不能。
—但苹果树可以。


              
               2015.03.21

评论
热度(25)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