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电王】樱井的望远镜


————————————————————————
Ⅰ 樱井是女子的恋人

「喂喂,这里是野上爱理。」
「今晚吗,可以啊。」
「嗯,那就像之前一样,去希望之丘~」
「我说,我重要还是望远镜重要啊!」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啦。那么晚上见啦。」

挂了电话,温婉的女子重新回到连接水流和咖啡杯的交谈之中,只是柔润的目光不再注视着透明的液体和月牙白的瓷壁,而是在安静的咖啡屋里游离,有意无意地停留在古朴的望远镜上。
「流星雨啊,真让人期待呢。」恬静面容上荡开浅笑。
「真期待啊,在一起,和他。」这样想着,仿佛每一次视线触碰到望远镜都能得到温柔的回应般,两颊的酡红醺了一屋子的咖啡豆。

大概是因为,那是他的望远镜吧。
————————————————————————
Ⅱ 樱井是少年的家人

「姐姐又在擦望远镜啊。」少年的声音很轻,大概是不忍心破坏被唤作「姐姐」的女子此时的专心致志。
「是啊。本来是你樱井大哥在擦的,忽然接了电话就匆匆忙忙出去了。好像是研究室那边有了新进展什么的…啊啦!看到小良才想起厨房里在熬的大蒜鱿鱼汤—」
这样碎碎念着的姐姐温柔至极,急急忙忙的小碎步被棉拖鞋和木地板的触碰放大,更是增添一份可爱与温馨。

少年看着姐姐的身影消失在星星满布的纱帘后,微笑着伸手去够吧台内侧的咖啡壶,却不料踩着的凳子一松动,少年摔趴在吧台上,瓷壶却碰倒了一直被悉心保管着的望远镜,咖啡则弥漫开来,给一屋子的星星和书添上醇香。

姐姐听到惨叫又急忙踏着小碎步出来,安顿好少年和凌乱的吧台后拨通了电话。
「喂喂,侑斗啊。几滴咖啡残留在望远镜的镜筒里因为小良斟咖啡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的原因—」
「良太郎没事吧!?」即使通过老式电话机过滤还是焦虑与担心满溢的问话是怎样打断姐姐关于一向备受钟爱的望远镜的后半句的,满脸愧疚的少年听得很清晰。
————————————————————————
Ⅲ 樱井是异魔神的契约者

「说出你的愿望,任何愿望都会帮你实现。而你付出的代价只有一个。」
「怎么可以!即使有Zero-Liner也太勉强了吧。」
「好吧,我明白了。契约我会好好完成的。你也一定要多多保重。」

异魔神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契约者不舍但必须坚定地,从咖啡屋里磨灭掉自己存在过的印记,戴上硕大帽子,披上褐色风衣,手揣怀中时计,踏上了时空中的流浪。

「那个望远镜,就放在那儿吧。她不会想起什么的。」也许是异魔神的错觉,那个坚持要消耗自己的存在来保护未来的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竟带着晨星般黯淡的祈求。
————————————————————————
Ⅳ 樱井是少年的未来

「我明白啦。不战斗的话,未来就会消失对吧?既然被这样决定了的话,出发吧。」少年云淡风轻地将视线移离一直注视着的望远镜,轻松起身。
「不带去吗?」汲取了记忆的异魔神明白那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带走了的话,那家店里的就不存在了吧。我的话,负责战斗就好了。就让ta存在吧,毕竟是最后的了。」

毕竟不是人类,异魔神不明白少年说的是它,还是他。
————————————————————————
Ⅴ 樱井是时间的流浪者

如果你曾经和这样一个人擦肩而过
他的面容和身材藏匿在褐色衣物之下
他的步伐像手中怀表的秒针一样匆忙
他身上有不属于现在的味道
虽然很微弱
像从很古老的望远镜中看到的星光那样

请你不要记住他
但是即使记住了也没关系的
因为你会忘记的
一定
————————————————————————
Ⅵ 樱井是不存在的未来

————————————————————————

              
                 2015.03.07


Ⅰ-樱井和爱理谈恋爱 
Ⅱ-樱井和爱理已定终身
Ⅲ-樱井和天津四订契约 
Ⅳ-天津四和侑斗第一次见面
Ⅴ-侑斗开始消耗卡片战斗 
Ⅵ-侑斗使用了最后一张卡片

评论(4)
热度(23)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