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贱虫贱】网恋奔现可靠吗(6)

普通人AU
无毁容大学生贱x高中生虫
分级:PG


6.


今天的生理实验彼得的表现很糟糕,他捣了三只蟾蜍的脑髓,却都在将刺蛙针反插入脊髓的时候失败,刺伤了内脏。他想这应该怪韦德。他真应该打开手机,打开和韦德的对话框,然后发送“我今天捅坏了三只蟾蜍。我觉得和昨晚我们的不欢而散有关。”

但是他不能这么做,因为昨晚他们不欢而散了。


“你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实验课失误太不像你了,你还一直看手机。和那个女孩子表白了然后人家还没有回复你吗。”

彼得正心不在焉地扒拉着储物柜里的东西,死党忽然神秘兮兮的问句着实把他吓得倒吸了一口气。

“嘿能不能不要那么神出鬼没。”彼得歪过脑袋瞪着一脸呆滞的小黑胖子,“还有不要那么想象力丰富,我只是……”彼得忽然瞥见自己的打工制服。“我的天!今天是周四!”


“诸事不顺。”彼得冲进地铁后的第一念头,即使他还挺顺利刚刚好赶上了这班地铁。从学校到打工的餐厅要坐5站轻轨,从郊区到市中心。蓝天越来越被高楼限制,树木也越来越稀疏。


彼得想起两个月前也是看着天空和树木的渐变,听着耳机里播放着“Sugar”,对,就是昨晚电话里韦德给他弹唱得乱七八糟的那首歌,歌声里和谐地插入蹦出消息提示音,彼得低头查看,是韦德的消息。


你能看到天空吗现在?有一个超大的粉红色热气球!

我的天!它上面印着HelloKitty!

啊,我忘了你不一定在布鲁克林。你只是游戏里在布鲁克林频道。

好吧,我欠你一个热气球了现在。


然后彼得忍不住含着笑意翻起白眼,一抬眼,在轻轨的后窗消失和延展的铁轨上方,粉红色的热气球晃晃悠悠地飘进逐渐被遮掩的蓝天,飘进彼得的视野,然后和树荫一起缓缓变小,直至消失在四时一刻的浓郁暖光里。

老天,彼得就在布鲁克林!


在那之后的两个月,准确地来说是在那之后,韦德的话唠属性就开始暴露了。比起在游戏录屏里不着边的调侃和天马行空的引经据典,社交软件里的韦德倒是很喜欢抓着身边的小事就开始大惊小怪。

诸如,

“我看到一只猫在舔自己的蛋蛋”

“今天好闷热啊是进入了蒸笼的buff领域吗你那里天气怎么样”

“我要死了今天睡过头了我排不到星巴克的今季限定草莓星冰乐了”

“这个视频好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链接]”

“你还没下课吗高中生好辛苦”

“今天上了一天的课快表扬我我超乖的!”


彼得曾经为自己不能经常看手机和及时回复道歉,还有也一直为韦德总是毫无防备地透露自己的个人信息而自己这么保守而觉得心有愧疚,韦德说没关系,只要彼得不觉得他烦人,他这么做很开心也很愿意,因为“Spider Man”不会是坏人,能和自己以外的人说话的感觉太好了。

但是现在这个基本每次只要彼得一开机就能看到五六条留言的人已经有14个小时没有和彼得发消息了。

韦德肯定在和自己赌气,真是个小孩子气的家伙。


彼得恶狠狠地将手机塞进牛仔裤口袋里,然后下车,飞奔到“小龙舌兰墨西哥风情餐馆”,带着歉意换上工作服消好毒开始炸玉米饼。他看了等候区一眼,人不是很多,他略略松了一口气。


在彼得拿着3个鸡肉卷走向等候区的时候,一个在黑色连帽衫里还戴了一顶红色棒球帽的男人拿着点餐小票向他扬了扬。


“我说兄弟,你们的速度还是挺快的嘛。希望味道也不错。”男人一边往外带纸袋里塞小包黄芥末酱和纸巾,彼得看着男人海蓝色的眼睛鬼使神差般有点发愣,那句“谢谢光临”如鲠在喉,男人忽然神秘兮兮地笑了一下,嘟囔了句“这里该不会刚好有个叫peter的高中生在打工吧?”


彼得一下就愣住了,他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红发烫,甚至有些无法呼吸。“这个男人是韦德!”这样的认知在他的脑子里咆哮。

但男人说完就转身就离开了,彼得想大概是口罩遮住了大部分的脸,而自己睁大眼睛的表情被以为是疑惑了。


彼得装作躲进厕所里,掏出手机。他才发现自己的呼吸声变得很粗,手也在微微颤抖。

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和韦德说,毕竟他刚刚并没有叫住韦德,而且两个人好像在冷战中,今天也不是一个适合见面的时机。哦,彼得的意思是,他没有想好要在今天和韦德见面。

当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不应该是穿着餐厅制服的疲惫高中生,他应该是要更干净帅气一点的模样才对。

但是就是有一股力量驱使着彼得打开对话框。

不知道,大概是肾上腺素?

谁管知不知道该说什么呢,大不了想不出来就再关掉就好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韦德发来的图片,是他刚刚亲手递给韦德的快餐纸袋,上面还印着“小龙舌兰墨西哥风情餐馆”的图标。然后韦德像两个人从来没有闹过不愉快一样传来留言


这家餐厅可以随便拿黄芥末酱!我有预感这里的玉米卷饼一定好吃!


tbc.


贱老师您要加油撩虫呀!!!

快点奔现!!!!!!!!!

评论(8)
热度(126)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