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贱虫贱】网恋奔现可靠吗(4)


普通人AU
无毁容大学生贱x高中生虫
分级:PG

4.

彼得开始失神。哦,彼得的意思是,思考。

要知道,即使是“The Avengers”里,也就只有“Iron Man”算是和彼得交往比较密切。密切的意思是,一起连过语音打过游戏,两次。然后手机上的聊天记录超过了80条。
彼得之前在游戏里带别人过图的时候,也遇到过语音的要求。心情好的时候彼得会说自己带了变声器,心情没那么好的时候彼得会说不方便。

但是这次不一样,彼得想自己大概是很少见到和自己一样的话唠,所以产生了想聊天的欲望。不得不说,“Deadpool”的游戏录屏宛如单口相声单人群嘲,韦德就像把从荷马史诗到花花公子杂志都精读了一遍,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念诗还是会骂人。彼得甚至一边看视频一边在搜索引擎上输入韦德说的关键字,然后得到一个又一个隐晦且高明的笑话。

彼得想自己不能表现得太热情。毕竟“网络上的骗子就像我对彩虹小马的爱一样多,骗子骗你的心就像我爱云宝黛西一样真。”,嗯,这是“Deadpool”说的。于是他输入

好呀:)

彼得无法克制地又敲下那个蠢透了的笑脸,发送。然后他从挂在椅背上的双肩包侧袋里掏出又缠成了一团的耳机,懊恼地低吼了一声后皱着眉从一团耳机线中勉强抽出左耳和右耳两只,歪着头挂上。

可他隔着耳机听到了敲门声。
彼得心里一惊,下意识屏住了呼吸。然后眼珠子在瞪大的眼眶里溜到电脑屏幕,静音。彼得松了一口气。

梅姨在门的那端轻声问:“彼得?怎么了吗?灯怎么还亮着?”
彼得蹑手蹑脚离开了椅子,用脚尖钩来拖鞋踩上,发出似乎不很刻意但能被听到的摩擦地板的声音。
彼得揉了揉自己的脸部,然后放松使整张脸耷拉下来,对着门的方向含糊道“没事,我上个洗手间而已。晚安梅姨。”然后开始提心吊胆地开始屏息等待梅姨那句“晚安亲爱的”。

然后彼得等到的是,“晚安亲爱的。刚刚同事打电话说她家里出了事,问我能不能帮她轮今晚上半夜的班所以我今晚直接就在医院睡了。你明早自己搞定可以吗?”
“好的梅姨。路上小心。”彼得要求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按捺住自己的喜悦。
他做到了吗?很好!好样的彼得帕克!

彼得大大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他回到椅子上,发现韦德已经把电话要求取消,然后连续发了5条信息。最后一条是6分钟前。

不好意思,我忘了你可能不是很方便。
没关系的,不连语音也可以的。
嘿小伙子,你怎么不动了?怎么了吗?
好吧,那我等到你动好了。
你是去接了个电话吗?这么晚的电话,是哪个小甜心在惦记着我们的“纽约好邻居”呀。

然后彼得看了一眼游戏屏幕,发现在副本里自己的角色所在的画面中,“Deadpool”用鲜花围着自己摆了一个大大的心形。然后自己在用频道喇叭刷“Sugar”的歌词。
彼得哭笑不得,于是他打开聊天界面,大概是因为肾上腺素的作用还没有消退完,向韦德发出了语音邀请。

两秒过后,耳机传来了来自另一个空间的声音。
彼得深吸一口气,然后呼出:“你好呀Deadpool。”

“哦我的老天!真的是你吗?是真的你吗?我,我没有想到你会给我发语音邀请!我的意思是,哦,对,我我我是你的粉丝。”
耳机里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很高昂,但是彼得听得出来,韦德正常说话的时候,一定会是那种低沉的,有磁性的,属于男人的声音。
彼得之前暑假的社会实践和内德做过这方面的研究调查,结果是两个高中宅男一起感叹“天生的声音真的是羡慕不来的。”

大概还是肾上腺素的作用,彼得看着满电脑屏幕的歌词起了玩心:“哦,谢谢你。那请问我的粉丝先生,为了感谢我,你要为我唱一首Sugar吗?我指的是在语音里。”

“当然了我的甜心(My Sugar),我我我甚至可以尤克里里伴唱。如果如果你不是明天早上7.就要起床的可怜的中学生的话。”韦德停顿了一下,彼得听到他清了一下嗓,然后他的声音顿时变得清明且认真了起来。
韦德问:“你要听我唱吗。”

果然,这个战绩与自己不分上下,甚至单论技术的话应该比自己好的人拥有的,就是那种属于男人的声音。彼得开始后悔自己没有说自己在用变声器了。

彼得“嗯”了一声。Spider Man在读新副本的介绍。

耳机里传来一阵翻找什么东西的声音,然后是尤克里里的声音。韦德在试音。

“嘿,我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韦德发问,有点低沉的男声里是压不住的笑声。

“我看情况回答。”

“你在用变声器吧。”

tbc.

Sugar是真的甜
我觉得歌词那种强势地撒娇超适合贱贱的!!!

评论(9)
热度(158)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