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贱虫贱】We Don’t Talk Anymore



分级:PG
梗概:吵架和和好。


1.

“嘿亲爱的,我忽然想起和班纳博士有点事谈谈,你等我一会儿好吗。5分钟。”

彼得又乘着复仇者大厦的观光电梯上去了。韦德轻轻嗯了一声,走出几步后转过身,将连帽衫拉到头顶的拉链拉到下巴,蹲下去逗矮木丛里的花猫。

来复仇者大厦不会是什么轻松的经历。当然得到来这里的资格也不轻松-为此彼得和他大吵了一架,也和复仇者们大吵了一架。
不久前韦德又带走了一个炸弹,一个比平时要多花煎七个墨西哥卷饼的时间去重生的炸弹。彼得看起来很在乎这个事情,起码彼得在那以后一个礼拜就搬到了公司里去,虽然彼得的说法是所有心里有鬼的人都会说的的”工作“,但韦德知道彼得生气了。
没有一起生活一起住,就意味着没有一起睡觉,没有一起起床和一起吃早餐,也就意味着没有早安和晚安,没有了很多的亲亲,没有机会对话。

没有”亲爱的“。

两人能呆在一起的时间,似乎就只有每个周四的上午两人一起去复仇者大厦,然后进行各种测试。
韦德想自己大概算是入赘了复仇者。虽然那些只比他安全屋里的武器们少了墨西哥辣酱的枪和弹药和高科技韦德不稀罕,以及他真的很讨厌各种的身体检查,战斗检查,技巧和思维小测试。
但是彼得要求他这么做。

韦德知道彼得去找那七个博士学位是为了什么。韦德也知道彼得的“工作“是什么。
彼得在研究他。

猫刚好打完第11个呼噜的时候,彼得从电梯口里走了出来,双肩包里多了一个便携式冷藏箱和里面的韦德的血液样本。韦德瞥见彼得的身影,收回猫肚子上的手插进兜里,走到彼得身边。
彼得有一些步伐不稳,黑眼圈也重,但眼睛里有兴奋的光。上次彼得这个样子的时候是经历了毕业论文的准备和答辩,三天睡了六个小时。
“嘿,小个子,注意看路。”韦德不得不出声提醒,却也只得到“哦。嗯。”这样含糊的回答。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分别是走回公司和随便哪家酒吧或者墨西哥餐厅。韦德的兜帽拉到只露出眼睛,彼得双手插着兜。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这是彼得五个礼拜以来唯一一次喊韦德亲爱的。时间是五个礼拜前。

2.

彼得推开家门的瞬间,就知道沉默爆发了。

彼得是在十一点半-应该充满睡前童话和家长指导脱口秀的时间点-推开门的。韦德应该在厨房煎香喷喷的蜂蜜薄饼,或者在电视机前看彩虹小马的重播,又或者边洗澡边吼歌,又或者-额,总之,不会是坐在客厅的中央,坐在特定从厨房搬来的餐椅上,坐在一开门就会被占据视野的地方,双手环胸,面无表情。

彼得挤出一个笑容,从微微发麻的身躯里扯出一句音调高昂的问候:“嘿晚上好,我回来拿-”

“我,我我不是很想提这个事情。但彼得它就像一块被嚼烂了的口香糖黏在暴晒的柏油马路上被来往的车子碾成各种形状然后黏上所有能叫得出名字的垃圾残渣和各种颜色的尘我,我处理不了。”
韦德像是没有听到彼得在讲话一样开始讲话,他盯着彼得的靴子吐出一大串单词,宛如彼得的靴子上就黏着那块口香糖。然后他捂住脸,深吸一口气再呼出,“彼得,我很难受。”韦德的视线终于停留在了彼得的脸上。彼得的脸上有几片碎光,那是月亮被厨房玻璃割裂的影子。
屋子里没有开灯。

“我想我知道你想讲什么。”彼得下意识伸出手向韦德踏出一步,但下一步却在空中顿了一下,手也垂了下来。随即他走向一旁的双人沙发坐在扶手上,双手垂在腿间,“对不起,韦德,我-”

“不,别道歉彼得。我不是在责怪你。我只是,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你知道的,我,我讨厌药液和注射针头,讨厌那些哔哔哔哔响个不停比热带雨林沼泽里的毒蚊钻进大脑里还烦人的心跳还是体温呼吸记录仪。我讨厌将他们和你联想在一起。”
韦德的目光在彼得的身上飘忽,仿佛只要他定住眼睛就会被男孩的存在灼伤。哦老天,他真的不愿意再经历任何灼伤。
他又呼出一口气,声音稍微平稳了一些,“我睡不着,彼得。或者做一些浑浑噩噩的梦。梦到你给我扎针。梦到我回到了实验床上。梦到整个仓库里堆满病床然后都躺着像我一样的皮肤烂掉的人。然后,然后你也在其中彼得-”雇佣兵本来就低沉的嗓音逐渐成了粗重的喉音,他顿了一下,“你就躺在我隔壁,我认得你的眼睛。”

彼得睁大的双眼里蓄起一层清亮的光,嘴角颤抖。但他还没来得及说出什么和做出什么,雇佣兵又开口了,“我梦到我把Bea和Arthur插入你的胸腔,像当初我对Francis做的那样。”
韦德看向彼得,下垂的眼角,微皱的眉头,紧抿的唇。如异教徒跪在十字架下,虔诚诉罪,等待审判。

彼得终于开始说话,“韦德。”
声音是这个时候的彼得应该有的声音,带着长时间睡眠不足的疲惫,不知所措和心疼。还有恐惧。
“韦德,我也很害怕。”

彼得闭上双眼将身子往后一沉,跌坐在沙发上,不再面对着韦德。
“我认识你的时候,就好像是和你的自愈能力一起认识你的。我,我一直都将它习以为常,习惯你的断掉的和新生的四肢甚至是脑袋,然后就慢慢习惯你抱着炸弹消失,然后我去各种地方把你-你的各个部分捡回来,拼起来放在床上。然后习惯等待。习惯看着你的身体一点一点地重构,习惯看着你一点一点地重生。我一直都那么习惯,好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彼得的声音里忽然混进了哽咽,尽管他在很努力地抑制着,“但那不是正常的。我知道的。我一直都应该知道的。但是直到,直到六个礼拜前的那一次,那次我把你拼好,给你擦去身上的脏东西。我去洗毛巾。但我回来的时候,你-你还是一部分一部分的。我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你的血肉在互相连接,我才意识到。我才意识到,我完全不知道怎么让你回来。我完全没有办法。”
彼得越来越大口地吸气,又很快被忍住哭声的说话和忍不住的抽泣消耗光氧气。

他又想起了那个时候,一眼瞥到纹丝不动的尸体碎块以后整个人发麻的感觉,从头皮到脚趾一瞬间被抽光了力气。他才意识到这样,死去了就活不过这样,才是应该发生的事情。
他开始懊悔。
懊悔自己居然一直没有去想如果情况不对该怎样才能帮到韦德;
懊悔自己每次就这样任由韦德就这样死了然后活过来继续插科打诨,却没有问过他疼不疼难不难受;
懊悔自己平时不该对韦德那么苛刻,不该明明很开心很喜欢却因害羞而顾左右而言他;
懊悔自己把韦德的自愈能力,韦德的存在,韦德会一直在自己身边这件事都当成理所当然。
他害怕。

彼得的大脑变得昏昏沉沉,那时的场景思绪和这几个礼拜来压抑的情绪和疲惫一起向他袭来。琥珀色的眼睛里蓄满泪水,溢出后又再灌满。
“对不起韦德,我真的很害怕。我不想,不想你回不来。但我却还以为你会回来,还在那里干等着,什么都没有做。我怕我本来能帮你,但是我只是,习以为常地在那里等待。我害怕。”
“我想帮你。我想知道怎样才是你的自愈因子在好好地运行着,想知道怎样意味着你的情况在恶化,想知道我做什么可以让你-让你能够回来,回到我身边。”
“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些东西。很对不起。我,我真的太害怕了这几个礼拜以来我总是忍不住想。对不起我不会再那么做了,但我能找到帮你的方法的。我,我以后要做什么的话会得到你的同意的,对不起,韦德。对不起。”

韦德嘴里念着“我就知道,该死的,我就知道是这样!”他松开紧抓着的牛仔裤走到他的男孩身旁,将泣不成声的人儿抱在怀里。

彼得在他的怀里抽泣,双手下意识地抓住韦德的上衣下摆:“我不想你离去韦德,而我毫无办法。像当初本叔叔那样,我,我还以为我回家就能见到他,但事实是他在我眼前死去,而我什么都没有做。甚至是,是因为我的习以为常和自以为是,他才会那样离开。”

“我回来了宝贝,我回来了。别担心。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保证。就算我的治愈因子和癌症细胞闹了别扭,还有灭霸对我的诅咒呢。我死不了的这是我的人物设定。别担心宝贝。别担心好吗。别哭了好吗你的眼泪和鼻涕都够把我的彩虹小马纪念版t恤腌成酸黄瓜了。”韦德在男孩头顶和额头不断落下吻,一边用手不断地抚摸背部给彼得顺气。

彼得的呼吸逐渐平稳了下来,但声音还是带了些沙哑:“但其实你也不知道它们是在怎么运行的对吧。我不愿意想到你会离去,不愿意什么都做不了。”

“嘿亲爱的,我们先说炸弹那件事好吗,如果没有我,你也会那么选择的不是吗,在你没有足够的时间将炸弹裹起来的时候或者蛛丝不够的时候。但你没有我的自愈能力啊。我被炸成肉泥而且是很多次以后还能这样抱着你对吧,但你没有试过呀,当然你不需要试,那可能超出了蜘蛛侠的人物设定。
我的意思是,同样的危急情况下,肯定会做有过成功经历的那个选择对不对。我要去保护你还有你的大苹果呀。我也害怕的呀小蜘蛛。不能只有你担心我,但是不让我担心你。这对我不公平,我要生气的。
韦德用手揩去彼得脸上的泪水和鼻涕,将男孩的脑袋搂向自己的颈窝处,然后低头给了发旋一个重重的吻。
“还有啊,你别忘了我现在是复仇者联盟的财产哦。你的托尼史塔克才不会任由他的财产损失。绿色的大块头我也知道他对我很感兴趣的。你看我已经听你的话去做那些乱七八糟的测试了。我不是打击你但是小家伙,你的钢铁侠和绿巨人更有条件去做那些研究对吧?当然没有人比你更爱我你和我都应该对这点有信心。
所以答应我,不要把自己折腾得不成人样。不许为了我的事情整天泡在实验室里。不许不回家,不许不和我说话。不许不叫我亲爱的。不许不和我亲亲。每天要亲一千次。答应我好吗。我保证会像保护你一样保护好我自己。好吗?”

男孩还在用喉音含糊念着“对不起”“保护好自己”“帮你”,和“好”。
韦德威尔逊低下头,将自己放到与男孩对视的位置,鼻尖抵着鼻尖低语,
Promise me by a kiss.(以吻起誓)”
是巫师的咒语,温和且诱惑,还有琥珀色和海洋流光的眼眸。

被施下咒语的男孩着了迷,献上亲吻。

3.

吻结束的时候韦德笑了,在“和小蜘蛛又重归于好了真棒I’m touching myself, oh maybe he together tonight.”的放松以后,是“我真的是太聪明了”的超级得瑟。
“所以我要先保护好你,才能像保护你一样保护我自己哦。”

“韦德温斯顿威尔逊。”

“嘿亲爱的,别忘了我们的承诺。”细碎的吻不断落在彼得的唇角,鼻翼,泪痣和眼窝。彼得不说话了,韦德也没有说话。

他们直到睡着都没有再说话,连晚安都没有说。承诺是吻,亲爱的也是吻。
晚安是吻和回吻。

彼得还欠了我九千九百九十七个亲亲,韦德在心里计数。
他挪了一下身子,和身边熟睡的彼得贴得更近了些,然后又低下头,在彼得的眉骨处又亲了一下。

“现在是九百九十六个,我要追在他屁股后面讨债一辈子。我一定会的。”

Fin.

明明是Don't Talk Anymore

但是talk了a lot_(´ཀ`」 ∠)_






评论(6)
热度(95)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