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贱虫贱】咬(完)

CP:韦德威尔逊/彼得帕克(斜线前后不代表攻受)
分级:PG


(一)

(二)

(三)

(完)


交往到102天的时候,韦德第八百五十六次确认,彼得帕克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朋友。

在以后名词部分还会是床伴,爱人,和丈夫和老伴。而形容词部分的变化就仅限于多少个“最”的叠加而已。


韦德在厨房里哼着乡村情歌煎蛋饼,搅匀的蛋黄液在平底锅里嗞嗞作响。彼得趴在饭桌上一笔一划写着科学作业,书本和文具散在桌面。韦德往厨房外看一眼,然后颠锅,露出蛋饼煎成焦黄色的一面,加上很多的芝士片和很多的培根,撒一层黑胡椒碎和紫苏叶,再用黄芥末-是的,虽然之前被辣到流泪,但好心肠的威尔逊先生决定原谅这坨黄色的酱酱-洋洋洒洒地画了个海绵宝宝,盖上腌黄瓜片和椰菜丝。


将爱心蛋饼-名副其实,韦德用番茄酱画了爱心的-放在餐桌上,韦德趴在自家男友对面眼也不眨看着,微卷的棕发发尾,呼吸时微微颤动的鼻翼,脸颊处的汗毛在夕阳下近乎透明。“真可爱呀我的男孩。”


“韦德。”第一个元音拖长了,他的男孩还有一只脚踏在科学的泥潭里,韦德沮丧地想,只是在随便喊他一句而已。然后韦德发现自己的嘴唇又贴到了男朋友身上。

一个小失误,你知道的。谁会舍得怪罪一个喜欢彩虹小马的宝宝呢。

“说好了不许再咬我的哦。”男孩又在说话了。连在写功课的时候声音都那么迷人,真不愧是我的彼得。

韦德侧头,只是用脸颊贴着彼得的手臂而空出那张狡猾的嘴,“可是我在亲左手,你明明是右手才在写作业呀。”

太过分了,韦德想,这个指责真的太过分了。控诉!控诉!赔偿是一百个吻!


嘿不行,韦德。你的男友是世界上最好的男友,你也要变得“最好”一点。第一步,原谅男朋友的小错误。

“好的我错了!作为惩罚我们来吃蛋饼吧!”

做得太棒了韦德,为你骄傲。


男孩抬起头,被他亲过的左手摘下眼镜,盯着韦德眨了眨眼,笑。琥珀色的蜂蜜从彼得的眼角流出,同化成夕阳的光和空气。韦德是误闯帕劳群岛的箱型水母,这种纯净的水域他不敢想象,呆了一阵子后他决定自杀,于是他浮出水面,却迎上了彼得的目光。

该死的,他也被这群因为性格温和所以没有天敌的无毒水母耳濡目染,靠光合作用就可以生存了,而彼得就是他的光和空气。


酷刑。韦德控诉,这是酷刑。


彼得扔过来一块橡皮,正中-这个小伙子总是那么精准-他的鼻梁,“嘿大个子!记得我们的咬咬约定?我们一个小时之前才约定好的!”

“记得。“韦德捏着嗓子,眼睛盯着天花板晃悠,”没有小彼得的同意不许咬。咬了小彼得躲开就不许生气。”

“嘿!”彼得给了他一记肘击,瞄准-哦不,这次他躲开了,大个子也可以很灵活-腹部,也不理会那个狗狗眼的大家伙,拿起蛋饼就吃。


“你居然打我,打完还不理我,我好难过。要小蜘蛛亲亲才能开心起来。”


连看都不用看就能想象出那家伙闭着眼撅着嘴讨亲亲的样子。

彼得嚼了几口,发现韦德还在盯着他,眼睛亮晶晶的。身体语言在讨喜,眼神却是狡黠的光。虔诚又胜券在握。

彼得爱极了韦德这幅模样。

韦德大有本事可以让自己离不开他,无论彼得愿不愿意。但韦德选择卸下所有盔甲,甚至连胸腔都愿意剖开,心甘情愿献上全部软肋与血肉,对自己给予的一切甘之若饴。

他想韦德真是个狡猾的大傻家伙,明明那么聪明。


他手上还拿着蛋饼,屁股也没有转向,就这样情不自禁伸直腰,闭上眼,用嘴唇去够韦德的嘴唇。


韦德想,黄芥末酱真是个调皮的家伙。有时是辣的有时是甜的。

然后这调皮的黄色酱料坨坨又一次成功让自己眼角含泪了。


fin.


梗来自于附图,看到的时候就觉得这就是恋爱中的贱贱本贱呀!


番外点这


这个小甜饼终于完了十分开心!

希望你们喜欢!

红心心和蓝手手就是第二生产力啊!(第一生产力是贱贱和小虫的爱!

想在评论区聊天(小声bb

还有个小虫咬贱贱的小番外!also小甜饼!

评论(6)
热度(119)
  1. 快来削我啊阿乌乌乌 转载了此文字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