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贱虫贱】咬(三)

CP:韦德威尔逊/彼得帕克(斜线前后不代表攻受)

分级:PG

(一)
(二)

(三)


“唔——”彼得趴在他的胸口上,先是发出一阵意义不明的喉音,安静了一阵子后抿了几下唇(嘴唇的蠕动让韦德胸前被脸贴着的那一块痒痒的),随后双手放在韦德的腰侧缓慢撑起自己的上半身,整个人从趴着变成跨坐在韦德的腰腹上。

“因为,因为你老是咬我啊。我觉得有点痛。”男孩歪着头,视线没有在他身上了,没有在笑,但也没有生气的样子。


“什么…?”韦德被男孩突如其来的指责-他才不舍得弄痛他的小彼得呢,当然如果是羞羞的时候的话一点点痛也是可以的-弄得有点懵,他正举起手摸摸他光秃秃的脑袋,但男孩动作比他灵活得多,一把扯住自己的上衣领口,露出整个右边肩膀的同时头歪向左边。

好吧,韦德看到了。从耳后延伸至锁骨内侧,那条形状明显线条优雅的胸锁乳突肌旁,零星散布着几个明显的牙印,周围泛着一圈微红,犹如专属印记在宣布主权。而圆润的肩头处,三角肌的轮廓伴随呼吸若隐若现-他的男孩热爱运动,运动是好的文明,他都能想象出彼得满身汗水的模样和气味了。噢!万恶的青春期。-本来被遮住的肩峰处有几个暗青色的碎牙印,韦德记起来了,昨晚彼得穿的是无袖背心。


“而且你还会舔我,皮肤上沾着口水,黏糊糊的一小片有点痒,感觉怪别扭的。”男孩抿了抿嘴,继续低声嗔怪。


好吧。的确有那么一点记忆。好像自己是有会去舔舔和咬咬身边的彼得。可是可是心尖尖上的宝贝就在自己够得到的地方,韦德能管得住下半身就已经很不错了。

韦德视线移到天花板上放置了一会了,似乎把自己的小动作都记起来了。


彼得松开了自己的衣领垂下手,缠着韦德的家居服系带在手指上绕圈圈,“而且啊,只要我在做自己的事情你就会弄我。你一弄我我就定不住,但我又不能不定住。”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已经是在喃喃自语了。


韦德听着自家小男友的碎碎念一样的小抱怨,感受着他下意识的小动作,恼人又有趣。幽怨早已一扫而空,欲望系统开始启动,敏感雷达最大功效,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歇斯底里地控诉着男孩的可爱和迷人。

他也坐起身来,双手绕过男孩腋窝抱住后背,坏笑着将脸埋进男孩的颈窝,同时将男孩往自己怀里贴得更紧近了些。男孩因韦德起身的动作滑坐到他的胯上,又因为大型犬一样在颈脖处呵气舔舐和啃咬的男友变得警觉起来。


“嘿!韦德!别闹!”彼得出声以后就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听起来像个被偷亲的小姑娘。

韦德看着眼前那块皮肤被啃咬的红色褪下去了些,然后又染上从脸颊蔓延过来的颜色,“嗯哼,那你说说为什么定不住呀。”满意地蹭了几下就定住了动作,“还有啊。为什么一定要定住呀。难道你的噗噗小蜘蛛力气会打伤我吗?”


韦德的脑袋忽然被一把按住。好吧他感受到彼得的“噗噗小蜘蛛力气”了,说实话,还真不小,不过体力好是一件好事,柔韧性高也是。


“韦德威尔逊。你是我的男朋友,而且我是正常的男人。”

“男孩。”

“男人,闭嘴!而且我是正常的男人,和我的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特别还是抱抱亲亲的时候。就……”彼得停顿了一下,韦德感觉按住自己脑袋的力气也虚了些,“就难免会有一些联想或者生理反应啊。”男孩的声音也弱了些,随后清了下嗓,“咳咳!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违法和纵容犯罪的事情当然不能做啦!”


贴着男孩颈窝的韦德感受到了自家小甜心强行用书上的名词来掩饰尴尬时的心虚,还有有了聪明的说法以后的理不直气也壮。真的是可爱过分了,韦德心想。说什么都好韦德,让男孩继续说话吧。

“所以你是不相信我的控制力咯?说实话我……”“我不是在怀疑你韦德,我只是……”小英雄打断了他的话,用一种心疼和犹豫夹杂的语气-完了,韦德想,我好像说错话了-的语气。男孩抓住他的肩膀,和他对视。


“我只是,韦德,害怕我们都控制不住,然后做了不对的事。

我不想让你觉得自己拖累了我。不想让你觉得自己很坏。我不知道遵守美利坚联合国的法律对你来说有没有意义,但我不想见到你自责和难过,尤其是因为我。

我希望我能是让你变得更喜欢自己的存在,而不是恰恰相反。韦德,我多希望我能做到像你口中的我一样的好。

就算只有我在坚持也好,我想让你做一些对的事情,我也相信你能做到。”


暴击。

正义的英雄的手腕处甩出数发蛛丝,一束打中腹部,缠住他的身体;一束正中心脏,冲击力推着他从楼顶坠落;他望着楼顶越来越小的红蓝色身影,失去所有应危本能。天幕上是金红色的太阳。

最早擦着太阳穴而过的三颗蛛网榴弹在他身下炸开,交织成一张心形的蛛网,等着他堕入。

他闭上眼睛,自投罗网。


tbc.


最后一部分是想写出以下这张图的蛛网&贱贱ver.

希望自己有成功。。。



(完)

(番外)


情人节快乐呀ˊ_>ˋ

小虫真的是世界瑰宝(当然贱贱也超赞

评论(6)
热度(84)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