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坠兔收光。

【贱虫贱】咬(二)

CP:韦德威尔逊/彼得帕克(斜线前后不代表攻受)
分级:PG

(一)
(二)

“蜘蛛男孩,我们之间有件事要说明白。”韦德将左边的手肘抵在沙发靠背上,鼻尖埋进肘窝。但这句话还是说出来了,一字不落地被又跑到厨房拿牛奶的男孩听到。
韦德垂着眼想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不讨人喜欢,像睡了十年的破烂棉褥一样,耷拉在沙发上。

”嗯哼?“男孩发出询问,接着是轻轻的咕噜咕噜的声音。该死的牛奶。
双人沙发的另一边陷下去了些,他的男孩晃回来坐下了,用亮晶晶的眼睛盯着自己看。

去他喵个小饼干的!他的小甜心去拿牛奶之前,两个人明明是抱在一块的!

他的男孩很喜欢盯着自己看。虽然这句话由他说出来就有恶人先告状之嫌了。但他盯着男孩看的时候,如果被发现了,男孩会大大方方地看向他的眼睛-天杀的他看男孩的时候都只敢看侧脸-然后给他一个向日葵一样的笑,就像见到公园里的人偶熊一样,遭不住灼灼目光的是他。但在男孩盯着他看的时候-首先他很高兴,先偷笑一下-该死的,他总是能很快就察觉到,然后无论他是强行假装不服输地盯回去,还是顾左右而言他脑子里作为防御系统的下流废话,很明显,最终遭不住的还是他。

男孩圆圆的眼睛像是波子汽水里的玻璃珠,目光里都是最直接最纯粹的情绪。男孩喜欢他,干净利落地喜欢着他。之前那么多个清晨烈日夕阳暮光月色中,男孩都是这样直截了当地看着他,把心中的爱慕和因为这份爱慕而来的滚烫的喜悦通过目光穿过他的眼,送进他的心。
他从不怀疑男孩的爱和真诚,他怀疑自己。这也是他不敢与男孩对视的原因。既然他能从男孩的目光里感受到炽热纯粹的爱,那男孩也一定能感受到他的情感。
他爱他的男孩,但是,但是。

男孩的爱闪耀着金色的光芒,是星与月黯淡后伴着钟声冉冉而起的煦日。彼得对他来说是救赎,是污浊人间唯一的值得去相信的希望。
但他知道自己的人生是什么样子的,那里满是着对这狗屎一样的人生狗屎一样的绝望,还有从四面八方侵蚀怎样也无法被祛除的黑暗。自己的爱只会是渴求,只会是贪得无厌的依赖。
过去的一切残酷且毫无意义,它们是一包包无处可去的垃圾,韦德埋在垃圾堆里无法脱身。他对彼得的爱是画面里唯一明亮的东西,是一团小小的光,他小心翼翼捧在手心里,然后把手举得高高的,离这些垃圾还有他都尽可能的远。很滑稽很丑的姿势,很累,但那是他唯一想做的事。
韦德不相信自己。

自己会是彼得光明美好的人生中的为数不多甚至唯一的污点,是在社交网络的匿名板块里也不会被提及的败笔,是青春期的冲动消退以后永远都不会被光找到的秘密。韦德甚至觉得自己会被彼得记恨,他希望被闪着光的男孩记住,无论是因为爱还是恨,同时他又憎恨这样自私的自己。最后他带着刺向颈脖的矛与压迫心脏的盾,走进男孩所给予的光芒,心甘情愿奉上血肉和灵魂,过往与以后,死不足惜。

他想他是愿意为彼得做任何事的,只要能待在男孩身边。男孩也值得他去做任何事。他甘愿为奴,他想自己只配为奴,然后用这肮脏不堪的身躯去处理所有涌向男孩的肮脏与不堪。这是自己唯一的价值,他想。
但彼得没有。
彼得说喜欢韦德本来的样子,喜欢他去做他真正想做的事,喜欢他干净的蓝眼睛。
我的傻彼得,干净的是你啊。是你的光芒令那些恼人的污浊无法靠近的呀。
韦德不在乎彼得到底愿不愿意亲近自己,他只是不愿意彼得勉强和为难。

虽然他正很幼稚地吃着牛奶纸盒,化学课本,还有小胖子和乐高积木的醋。神经兮兮的样子在自家小男友眼里有趣得很。
韦德听到半满的牛奶盒被放在地毯上的声响,然后他的男孩双手伸向他的肩膀抱住脖子,整个人的重心毫不含糊地向他倾斜。他的亲亲小蜘蛛就这样顺理成章地抱着他,然后顺势把他推倒在沙发上,左耳紧贴他的心房。

“韦德,你想和我说什么呀。”因为左边脸被压着所以彼得的声音很含糊,但男孩的语调听起来十分地轻松愉快。

该死的。
他知道他聪明的蜘蛛宝宝已经猜到自己那些思绪了。
但真的只要彼得靠他近一点,看他一眼,和他说一句话,碰他一下,他就可以把它们抛诸脑后。
于是他嘟囔出那些亲近以后的离开,男孩漏洞百出的说法还有他所知道的证据,一字一句思路清晰比喻巧妙逻辑通畅。是那个嘴炮的韦德,男孩确定,并且笑出了声。

“嗷!垃圾!”韦德在心里咒骂,同时手环上男孩的背。
韦德讨厌得寸进尺的自己。但他享受被爱。

tbc.


(三)

(完)

(番外)

评论(3)
热度(97)

© 阿乌乌乌 | Powered by LOFTER